毁灭还是重生

第四遍观摩《2001太空漫游》,依旧折服在库布里克伟大的哲思面前,仿佛来自宇宙虚无的凝视,无时无刻不在激发着我们面对未知的恐惧,甚至于直面神明的谦卑,又如接触到了更高纬度的思想而久久不能缓和。在这种不以人意志为转移的伟大思想面前,任何解读都是徒劳,我只能尽量写下自己的感受以抒发内心的敬佩。

“生存还是毁灭”,这是莎士比亚的哲学命题,库布里克在此之上更进一步,提出了”毁灭还是重生”的哲学命题。毁灭是一个物种进化到极限而必然迎来的灭绝,人类已经进化到了这个临界点上,而是否能够跳过必然的毁灭迎来重生,是库布里克在电影里探讨的关键。他以绝对的宇宙客观视角,重新审视人类的历史,现在以及未来;以抽象于生理科学的角度,高度概括了人类进化的本质;以冰冷乃至冷酷的口吻,回答了人类将何去何从的终极问题。

进化到底是什么,是达尔文的进化论?现代科学只是从生理的层面探究进化的本质,它符合生物学规律,可以解释物质层面上的变化,但是更高层面的呢?高于物质之上的精神变化该如何解释?所有生物都会根据环境变化而逐渐适应出更加完美的生理结构,但是为什么只有人类具有思想,人类的思想从何处而来呢?库布里克将其归结于一种顿悟,一种启迪,一种神谕。更高纬度的存在如同神明一般开拓人类的思想,跨过生理上不可逾越的鸿沟,实现真正的进化。黑石就是这种高纬度思想在我们世界的具象化存在形式,那是深邃无边的黑暗,犹如宇宙真理一样无穷无尽,指引着人类思想上的飞跃。

猿猴本来的生活环境中既有猎食者的威胁还有同类的争夺,但是在接触了黑石之后便懂得了把动物骨头当做武器,从而征服了猎物以及没有”开化”的同类。这就是思想上的一次伟大的飞跃,猿猴在思想层面具备了进化成人的基本条件,这是人类的黎明,是生命的赞歌。在欢呼雀跃中,它将骨头高高地抛向天空,伴随着宏伟激昂的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库布里克创造了影史上最伟大的蒙太奇——抛起的骨头突然变成了宇宙飞船。一个简单的画面切换,却跳过了人类数百万年的进化历程,跳出了物质的局限,思想的局限,以高度符号化的概括揭示了进化的本质:工具的使用。骨头是工具,宇宙飞船依然是工具,在进化的过程中,人类就是通过不断的利用工具,创造工具,最终达到服务自身的目的。但是,库布里克对于这种工具的使用持矛盾的态度,黑石在赋予人类这种思想的同时也给予了人类自我毁灭的手段。工具在给人类带来便捷的同时,也是杀戮的武器。猿猴用骨头自相残杀,数百万年后的飞船我们仔细看可以看出其实是一种导弹发射装置,这是可以摧毁人类自己的武器,纵使时代变化,杀戮从来没有变化。工具对于使用者来说是利己的助手,对于他人来说则是致命的武器,工具本身具有的这二重属性也指向人类终将葬身于自己手中的命运。

片名如果直译过来就是《2001太空奥德赛之旅》。奥德赛之旅代表着人为了追寻自己的目标,经过艰苦的旅程,同自然做斗争,最终主宰自己的命运,歌颂了人不屈不挠的艰苦奋斗精神和人定胜天的伟大。人类一直追求着宇宙奥秘,以自己的能力改造自然。在电影中,猿猴将骨头抛向天空代表了人类永远追求”上升”的愿望,不仅仅是身体的上升,更是思想的上升。在百万年以后,人类已经实现了飞天的梦想,却因黑石的再次出现而进一步向上,深入宇宙更深处,探寻终极奥秘,这就是太空奥德赛之旅。在神话奥德赛中,奥德修斯面对的是独眼巨人,而哈儿9000的形象正是一个只有一个亮灯的”独眼”人工智能,他们乘坐的宇宙飞船就是奥德赛之旅的帆船,他们也就踏上了寻找黑石的奥德赛之旅。讽刺的是,这次人类需要战胜的不是自然,而是自己创造的人工智能。黑石给予人类思想,而人类给予工具思想,人类似乎可以充当上帝的角色。但是,人工智能归根结底也是人类的工具,同样具有工具的二重属性,在具有了思想之后,加快了自我觉醒,人类企图接近上帝,殊不知飞得太高就会碰到太阳,哈儿9000的背叛再次证明了人类使用工具最终会被工具反噬的真理。

每次黑石出现,库布里克都制造了人,黑石,天,星球连为一线的构图,将天人合一的意境通过影像表达得淋漓尽致,宛如庄严肃穆的神迹,令人叹为观止。在到达木星时,黑石出现,这时飞船,巨大的黑石,木星再次连为一线,在宇宙的奇观面前,人类的科技显得如此的渺小。通过黑石大卫穿越了一片高度抽象化的时空,库布里克用尽了一切可能的颜色来展现这种奇观,实际上是一种由抽象到具体,由思维到存在的影像凝练,大卫经历了又一次思想的飞跃,而观众则在惊叹中目睹了这个过程。最后大卫到达了一个古典风格的房间,这里不受时间和空间的限制,明显是一个更高纬度的空间,大卫在这里瞬间经历了他的一生,最终化为星孩,被送回地球,俯瞰众生。库布里克对这一段的解释是大卫被更高纬度生物所捕获,关在”笼子”里研究,就像人类抓捕动物一样,依照自己的理解去布置认为会舒适的环境。在研究完以后大卫被转化成一种超级存在送回地球。

借助背景的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我们得以更好地理解电影的内涵,黑石就如同查拉图斯特拉一样,给予人类思想上的启迪,而电影的主题也与尼采的超人学说相一致。尼采认为人类只是由猿猴进化为”超人”的过渡状态,要么进一步成为”超人”,要么退一步毁于虚无。尼采认为必须要建立新的道德标准以拯救堕落的人类,库布里克同样通过工具的反噬性揭示人类的”动物性”,从猿猴时代以来一直未变,从骨头到飞船到人工智能,人类从来都是以毁灭为目的而利用工具,这种病态的悖论是无法自己解决的,只有进化为更高的存在,才能避免自我毁灭的命运,获得重生。

大卫在历经寻找宇宙终极奥秘的奥德赛之旅后,战胜了工具的反噬,获得了又一次飞跃性的神谕,在再次响起的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中进化为了”超人”,上帝已死,人类终将取代上帝!

  “老年”刻板印象带来的伤害,比起性侵有过之而无不及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