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恨嗔痴空嗟叹,白璧何辜坠忘川

连城璧,价值连城之无暇美玉也。

无垢山庄,不染俗尘之高洁之地也。

身为江湖上闻名遐迩的无垢山庄少庄主,天资聪颖、文武双全、龙章凤姿、翩翩如玉的武林世家公子连城璧,本应如他的名字和他的山庄一般,超然物外、风姿高洁、优雅自在地度过幸福长久的一生。

而不是如剧中这般,尝尽爱恨嗔痴、历遍人生悲苦,心魔重重,既无法自救,也无人救赎,终于在痛彻心扉的绝望中崩溃自毁,年纪轻轻就枉送了性命……

到底为何连城璧遇上沈璧君,一对璧人本是婚约在身、天作之合,本应共结连理、举案齐眉,却生生变成了一个人的执念、一个人的煎熬?

到底为何善良正直的连城璧,会从磊落光明的正人君子变身为阴狠毒辣的腹黑盟主,一错再错,终于无法回头,生生走上了黄泉不归路?

到底为何命运会如此阴差阳错、翻云覆雨,生生将一位霁月清风的翩翩君子打入无边苦海、人心炼狱,令其疯狂成魔、虚掷一生?

也许,连城璧的悲剧,从出生的开始就已经注定。

在将名声看得比性命还重要的连母心里,洗刷连父对敌人下跪求饶、上吊自杀的屈辱和重振无垢山庄,就是她活着的全部意义。她为这两个目标活着,也无情地把这个重担沉沉地压在了还是孩童的连城璧身上,他从小被反复洗脑、耳提面命,充斥童年的,只有无情的训练和不断的学习,母亲虽爱他,却从来吝于表现,在他面前只有疾言厉色,而一待连城璧长大,更是撂挑子离开家住进了庵堂,直接将所有重担都让他扛在了肩上。

在这样的环境里努力长大的连城璧,虽然芝兰玉树风采非凡,却不苟言笑,日常顶着一张“冰块脸”,内心郁郁。他曾在冒充逍遥侯儿子,询问父亲当年比武真相的时候,情急之下脱口说出:“这二十年,我就是为这个(为父亲洗清污名)活着的”,可见,连城璧的人生,在没有遇见沈璧君之前,是何等的空芜和荒凉。他的生命里,最重要的唯有母亲耳提面命的“洗刷耻辱、重振山庄”,他被这两大枷锁牢牢禁锢,压抑地活着。这一切,都为日后的悲剧埋下了伏笔。

而连城璧与沈璧君的婚事,是他自己做主与沈飞云定下的,其实在最初,这个订婚更像是个交易,他与沈飞云各怀目的各取所需。他从没有生活在幸福的家庭,不懂爱的可贵,所以在订婚前,他没有想过是否会喜欢未来的妻子,没有想过要见见未婚妻的面,甚至也没有征询过母亲的意见。我想,那时候的他,可能只是想要通过与武林盟主的联姻,来助力自己尽快完成“振兴山庄”目标的吧。

可惜命运弄人,在订婚之夜,被母亲禁锢十八年、向往自由的沈璧君冒险出逃,先连城璧一步遇上了自由不羁、潇洒肆意的萧十一郎,而连城璧,只来得及见到天上沈璧君乘鸢飞过的倩影和她神采飞扬的笑脸,只来得及接住那方悠悠飘落、宿命般的白丝帕……

一步迟步步迟,此后,在寻找未婚妻的这条路上,连城璧永远比萧十一郎迟到一步,本该是珠联璧合的双璧,从此渐行渐远,他们之间的悲剧,就此拉开了序幕:连城璧爱上了夜空中翩跹飞过的沈璧君,而沈璧君,却爱上了带她飞出牢笼的萧十一郎……

但那时候的连城璧,还是谦逊温良一心想要爱人幸福快乐的翩翩君子,他小心翼翼,想要挽回沈璧君的心,于是他笨拙地尝试着去爱她,为她端茶送饭、嘘寒问暖,学来尴尬的冷笑话逗她开心,为她月夜吹箫,为她制造漫天萤火的浪漫,包容她的所有,原谅她一再的出走和背叛,直至在大婚前夕,忍痛放她自由,成全她的爱情……遇上沈璧君,从未爱过的他一头栽进了情网,他默默地交付出了他的全部爱意,甚至宁愿放弃平生最看重的名誉、牺牲自己的幸福,也要成全爱人。

那个时候,他的爱,就如同他的人,霁月清风,君子如斯,高洁如斯。

私下放走沈璧君时,他只提了一个让人心酸的要求:“你走了,就不要再回来。如果回来了,我死都不会再放你走了。”

可是沈璧君在萧十一郎那里受了挫折,又哭着回来了,连城璧惊喜交集,他紧紧抱着失而复得的爱人,如同抱着失而复得的珍宝,他卑微得甚至不敢问发生了什么。

他二话不说就重新接纳了许诺要嫁给他的沈璧君,他陪着她,看书、画画、放风筝,他带着她,去了她念念不忘的忘川谷,他幸福地等来了大婚的日子,在敲锣打鼓、喜气洋洋的热闹中,英俊儒雅的新郎,身着帅气红袍,长身玉立,看着他的新娘缓缓向他走来,等着他的新娘与他拜堂成亲、执手偕老……

可是他等来了什么?

他等来的,是沈璧君在婚礼现场再一次弃他而去,奔向另一个男人的怀抱;

他等来的,是沈璧君不惜蹈炭火、受鞭笞,也要与他解除婚约的绝情;

他等来的,是不忍鞭打沈璧君,将鞭子痛打己身也无法抑止的心痛;

他等来的,是母亲对他情愿家门受辱也不愿苛责爱人的失望和训斥;

他等来的,是沈飞云对他横加指责,是要在武林大会上公开连父下跪求生证据的威胁……

沈璧君的离去和母亲的斥责,让连城璧的内心充满了痛苦,但这种痛苦,假以时日,总可痊愈。可是沈飞云的威胁却正正触及到了连城璧的软肋和逆鳞,他这二十年,都在为父亲的清白和无垢山庄的声誉活着,又怎能眼睁睁地放任沈飞云将父亲折节的“证据”公之于世,他尝试着与沈飞云沟通,他忍着屈辱央求沈飞云,换来的却是沈飞云对他软弱无能的无情嘲笑……

翩翩君子连城璧的内心,至此终于出现了裂痕,他第一次起了怨愤之心,他第一次决定要使用非君子的手段,来夺回父亲懦弱的证据、阻止沈飞云的报复行动。

于是,在那个月黑风高的晚上,他身着夜行衣,夜探沈府,打昏了沈飞云,偷出了所谓的“证据”,却在离开时不小心打翻了烛台,被一瞬间的怨念和恶念所控制,他捡起烛台,用烛火点燃了窗帘,仓皇离去……(但此后趁乱四处放火大肆杀人的,却是天宗的小公子!可是真相又有谁在乎呢?)

离开沈家庄的瞬间就已经后悔的连城璧又怎会想到,一时的恶念,会酿下如此的苦果!

这一场大火,除了不在山庄的沈璧君、沈飞云,以及偷偷爱慕连城璧的丫鬟无霜幸免于难,其余人尽数死于火海……

更悲惨的是,当天去沈家庄拜访的连母,也在大火中不幸丧生!

面对沈家庄被灭门的惨烈后果,面对亲手害死了母亲的噩耗,面对荒谬至极的诡谲命运,初衷只是想对沈飞云略施薄惩的连城璧崩溃了,他痛苦至极、他无法原谅自己、他不眠不休地将自己紧锁房中几天几夜,在忏悔罪过的同时,他将内心也锁进了一个暗无天日、如同炼狱、备受煎熬、却无人救赎的小黑屋。

失去了母亲,失去了爱人,支持他继续活下去的,只有执念更深的“洗刷污名、振兴山庄”,面对善恶混淆的武林,面对正邪难辨的世道,面对因恪守君子风范而遭受的种种痛苦,他终于在良知与邪念的煎熬与撕扯中,自暴自弃地抛下了君子的“面具”,黑化成为了一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腹黑武林盟主。

只是在无边的黑夜、凄清的冷雨中,冷冷地说着“你们只知道我谦逊温良,可你们不知道,其实我也会翻脸无情”的连城璧,明明狠厉无比,却又如此悲情,他也善良过,他也挣扎过,却终于被命运拨弄,一步一步沦落成为了自己原本最不齿、最痛恨的那种人。

黑化之后的连城璧,迅速强大起来,五湖四海的江湖帮派,皆归于他的麾下,江湖闻名的割鹿刀,也落到了他的手中,就连他最深爱的江湖第一美女沈璧君,也在经历种种波折、失去与萧十一郎有关的所有记忆之后,主动回到了他的身边。

明知沈璧君忘记了萧十一郎,背后必有隐情,可是连城璧太爱沈璧君了,他默默地又一次接受了伤过他无数次的沈璧君,跟她重新举行了盛大的婚礼,婚后,他依然对她体贴入微呵护备至,给了她一个温暖幸福的家。而沈璧君也在忘记萧十一郎之后,真心地爱上了对她情深款款的连城璧,他们终于过上了一生中从未曾有过的安宁幸福的美好时光。

此时的连城璧,几乎已经拥有了他想拥有的一切,权势、地位、声誉、爱人……唯一的隐忧,就是妻子沈璧君,偶尔会在睡梦中,叫出萧十一郎的名字。

已经拥有了幸福,知道了甜蜜的滋味,又如何能再承受一遍失去的伤痛!无比害怕沈璧君恢复记忆、再度离他而去的连城璧,终于对萧十一郎动了杀机。他布下大局,假冒萧十一郎的名义四处杀人,利用武林盟主的地位栽赃嫁祸,号令天下武林追杀萧十一郎,又不惜冒着走火入魔的风险,开启割鹿刀的封印疯狂练功,还不择手段吸取各大门派高手的内力……而这一切的一切的缘由,说来可悲可叹——只是为了留住如镜花水月般虚幻的幸福。

至此,他已经完全陷入了疯魔,他的结局,也已经可以预见。

但也许骨子里,他还是那位曾经的君子,所以他孤身赴了萧十一郎的忘川谷之约,也数次白白错失了杀死对方的机会。如果不是因为沈璧君赶来,被萧十一郎戳穿了他在爱人面前小心隐瞒的杀戮真相,如果不是知道江湖之大已无自己容身之所,如果不是错手误杀了心爱的妻子,如果不是沈璧君的死让他痛不欲生、万念俱灰……如果不是残忍的命运翻云覆雨,这位曾经霁月清风、谦逊温良的翩翩君子,又怎会走上这条自我毁灭、痛到极致的黄泉之路!

临死之时,他喃喃地说“璧君,你爱过的城璧回来了”,也许,能追随爱人携手黄泉,能彻底地从无边噩梦中解脱,对他来说,反而是一种成全和幸福吧!

再也不用殚精竭虑谋划布局,再也不用提心吊胆爱得卑微,再也不用心魔重重痛苦煎熬……对回头无路的连城璧来说,死,已经是最好的结局。

只是身为观众的我,看着连城璧这短暂又痛苦的一生,就如同看着无瑕之璧珠沉玉碎逶于污尘,无比惋惜无比难过无比悲伤。

朱一龙饰演的连城璧,明明是剧中的终极大反派,可是这个反派,在他的动人演绎下,却完全让人恨不起来,一路走来,他的痛苦、他的挣扎、他的枷锁、他的心魔,和他苦苦追求不属于自己的爱情的那份执着与卑微,在在让我难过唏嘘、心痛莫名。

沈璧君是连城璧的爱,也是连城璧的劫。可是他因何对沈璧君如此执念深重?夜色中的惊鸿一瞥,翩跹飞过的沈璧君,就此落入了他的眼、他的心。

可是令他动心的,与其说是江湖第一美人的姿色,还不如说是沈璧君在天空中那种逃离桎梏、无拘无束的自由姿态;他向往的,是那份从来没有体验过的自由洒脱;他爱上的,是荒凉内心突然蔓延出来的对爱的渴望;他想要的,是有那么一个人,可以让他呵护疼爱珍之重之——他没有被好好爱过,也从没有好好爱过谁,他内心深处对爱的渴望,就如同涸泽之鱼,沈璧君的出现,仿佛是救赎他干涸内心的那滴清泉,所以他瞬间沦陷、深爱入骨,怎奈天意弄人,他为爱付出所有,却终究既无法自救,也没能得到爱的救赎……

忘川谷上,悲剧已经发生,一切已无法挽回,只是啊,我只是在想——

如果连母没有把虚名看得重过性命,沈飞云还能威胁到连城璧吗?

如果连城璧不受沈飞云胁迫,沈家庄还会起火吗?

如果沈家庄没有失火,连母还会无端丧生于儿子之手吗?

如果连母没有枉死,连城璧还会滋生心魔自暴自弃,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吗?

如果连城璧没有心魔,他仍是自尊自爱、儒雅端方的翩翩君子,这些悲剧,还会发生吗?

如果……如果连母能好好地爱自己的孩子,让他的内心丰盈一点,对爱的渴求从容一点,遇上不属于自己的爱情时,能放弃得洒脱一点、再洒脱一点,他还会在这段感情里伤痕累累、断送一生吗?

无解,无解……

爱恨嗔痴空嗟叹,白璧何辜坠忘川。

  期待接下来的剧情发展。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