攀比家长,歧视学生,到底是只有一个人,还是有一群人?

天津一位老师在课堂上被学生录了音,录音内容大概是:“我以前带的学生,家长非富即贵,基本都是当官的。某某某的妈妈一年挣的钱,你们家五十年也挣不到!人家什么素质,你们什么素质?”

这一番话点燃了人们的怒火,于是口诛笔伐,沸沸扬扬。毋庸置疑,翻来覆去,各个角度都能论证她如何如何不良,但俗话说得好:美人在骨不在皮。什么事情如果浅尝辄止,就事论事,难免流于治标不治本的形式。假若我们往深里想一想,会发现很多有趣的东西。

第一、教育部重申:学生不能将手机带入学校。这个规定太及时了,只有这样,上面的事情才不会被发现。

第二、这位老师的做法显然欠妥,最新的处理决定已经出来了:教师资格证废止,调离教学岗位。然而,事前呢?谁注意到事前了?

这位老师可是“最美教师”获得者,也是“骨干教师”。本人从教23年以来,从来不是什么“最美教师”、不是什么“骨干教师”。她的称号是谁给她的?要不要追问一下?

我以我23年的教学经验,做出一个自己的判断:这样的老师在现在的教师群体中并非极少数。当然,也并不是全部。像我这样的人,“情商”不高,“人脉”不好,往往只能冲锋在教学第一线。但是像这位老师一样的同志,却有“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的意境。

比如我在自己文章里屡次提到的“教师有偿补课”问题,很多同行都指责我:“教师不要生活吗?教师不是人吗?在经济大潮面前,教师不应该追求金钱吗?”

其实,我一直想说的是:教师当然要生活。但是,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有偿补课这个问题,全社会都有定论,不能摆在桌面上。

它的坏处显而易见:教师非常容易从中搞一种“寻租”行为。假若放开有偿补课行为,就有赖于教师自身的道德修养。而道德修养是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就像天津的这位老师,肯定参加过很多次师德教育,但并不影响双面人的特色。

即便如此,我的教师朋友还对我群起而攻之,你觉得这种行为是个别现象吗?

由此,我还想起2018年的一桩事:一位学校里的优秀老师、副校长,拦阻即将开行的动车,只因为自己的家人没有及时上车。

假若看官是内行人,应该注意到这位当事人的教龄只有11年。11年,人家就已经走上了校长的位置;11年,人家的职称就已经达到顶峰。而我,兢兢业业23年,始终是初级职称。你没有品味出什么吗?

第三、事件中的这位老师怎么会知道所有学生的家长地位、收入情况?是不是这些家长平时也没少炫耀?

这位老师竟然精准地知道:某某某同学妈妈一年挣的钱比其他学生妈妈五十年挣的钱都多,她们平时的生活交集又有多少?是不是一种“亦师亦友”的关系?在这种亦师亦友的背后有没有什么利益交换?

第四、这位老师的一席话将财富和体制挂了钩,人们却没有清醒地意识到。

她的意思是:其他学生的父母都是普通老百姓,财富不多情有可原;而那些“当官”的人,似乎一年赚的钱就够普通人赚五十年了。这说明了什么呢?

莫非这正说明马基雅维利主义者才可以永远立于不败之地?

马基雅维利主义:为了达到目标,不择手段。

攀比家长,歧视学生,到底是只有一个人,还是有一群人?

  老师给学生加油手机掉进下水道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