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一部戏,建了一座城,史上最强电影即将出炉!

何谓有生之年?

2009年,「阿凡达」横空出世,震惊全球。

无数影迷翘首以待的续集,本该在2015年上映,如今已过去9年,遥遥无期。

同样的事情,发生在一位俄罗斯导演的身上,他在2006年决定拍摄一部电影。

戛纳放话,只要你能拍出来,就让你进电影节。

如今12年过去,这部惊世骇俗的作品终于要来了。

「列夫·朗道」

Дау

「列夫·朗道」暂未公布海报,场景图

这部号称俄罗斯最大,最具争议的电影项目,在人们渐渐遗忘之际又重回大众视野里,放出了预告片。

预告片中的信息量其实不大,但足以看出这部电影的不同之处,这绝对是有史以来最值得期待的电影。

01

为了一部戏,造了一座城

导演伊利亚·科赞诺夫斯基(Ilya Khrzhanovsky)为了这部电影,直接在乌克兰的东部城市卡尔科夫建了一座城。

这座城镇1:1还原了1952年苏维埃时代的城镇,并完美复刻了当时的苏联科学研究所。

设备还原布景中

从外面看,这座城市是一个巨大的木箱,直接从一幢三层砖房突出,里面有庞大的办公室,工作室和道具仓库。

建成后的“环形监狱”

穿过这幢楼,便是一座敞亮的广场,它像一个环形监狱,建筑的设计也完全依照斯大林时代的野兽派风格。

野兽派风格建筑

不要以为这只是一个巨大的片场,科赞诺夫斯基称其为「机构」,而「机构」并不是虚构的影视基地,某种意义上已经成为真实存在的一个地方。

02

与其说是电影,不如说是人体实验

演员需换装进入「机构」

科赞诺夫斯基雇佣了超过二万多个演员,要求他们在「机构」内真实的生活

真实的生活居住

包括演职人员在内,所有人必须换上当时的服装,修剪当时的发型,吃苏维埃时期的食物,并工作以获得苏维埃时期的货币进行交易。

还原当时货币并交易

神奇的是,这种疯狂的举动不仅没有演员反抗,他们都是免费演出

而这些演员也是经过筛选而来的素人,只有仅少数的演员。

在「机构」打工的女孩

他们被要求饰演自己曾做过的角色,前清洁工演清洁工,前科学家演科学家,前KGB警察演KGB警察。

演员真实生活其中

他们当中有些人是刚毕业的学生,有些人曾有着很好的工作却辞职来参演,有人在「机构」里认识了妻子,并生下孩子。

有些人在拖家带口住进来,有人本只是来参观,回去后办了离婚,再次踏足这方“净土”。

警察巡逻,令人毛骨悚然的冷战时期防毒面具的浮雕墙

其实早在2011年电影已经杀青,但有些演员仍然回到这里继续生活。

听闻这些事迹,不免怀疑,它是个邪教组织吗?

他们是不是被洗脑了?

实验室中,接受治疗

《GQ》曾派记者在2011年到片场一探究竟。

他们被要求换上当时的服装,烫了一个斯大林时代的头,摄影机被藏在黑色大衣里。

记者和摄影师改造中

在进入「机构」前,就会有警察和保安检查他们身上所携带的不该出现的物品,比如手机。

除此之外,他们不允许说和那个时代相斥的话语,不然会被惩罚。

清洁工日常劳作

而在「机构」内,你会看到警察正常巡逻着,打扫的人正常打扫,也有人在工作之余抽根烟休憩一下。

有意思的真实邂逅

这无疑达到了导演的目的,演员们已经无意识地进入到了另一个自己信以为真的世界,在这个状态下的所有行为都构成了最自然的表演。

所有设备,细节完美还原,比如打字机

不仅如此,导演为了不影响人们的生活,将所有微型录音机隐藏在灯光设备中,所以不管大街小巷,还是居民楼里,演员的声音都被记录下来。

包括隐藏摄像机,还有广场里无时无刻播放着压抑音乐的高音喇叭。

这都和斯大林时代的监听系统不谋而合。

即使深夜依旧播放着压抑的音乐

导演所构建的集权制度下,人们没有被压的喘不过气,甚至是习惯了这样的环境。

人们偶尔的抱怨和”告密“不仅没有惹怒导演,他对此甚至感到欣慰。

03

始作俑者,富二代or天才?

伊利亚·科赞诺夫斯基

Ilya Khrzhanovsky

导演 / 编剧

说其是疯子也不足为奇,「列夫·朗道」只是他的第二部作品,却作出如此大的动静。

仔细搜寻,他的来头还真不小。

科赞诺夫斯基拍摄「列夫·朗道」工作照

他出生于电影世家,父亲是俄罗斯动画大师安德烈•赫尔扎诺夫斯基,爷爷是著名演员尤里•赫尔扎诺夫斯基。

他的处女作《四》拿了一堆奖,包括鹿特丹国际电影节最佳影片「金虎奖」。

《四》海报

《四》是一部具有超前意识,但又聚焦俄罗斯当代的电影,它是目前我所看到过最现实的科幻片。

至于为何如此描述,待会我会放出资源,你们自行观摩。

《四》中出现的4只圆猪

科赞诺夫斯基处女作中有关克隆人的问题,延伸至「列夫·朗道」这个颇具传奇色彩的故事。

列夫·朗道

同样讲述的也和黑科技有关,列夫·朗道是苏联时期获得诺贝尔奖的物理学家,当之无愧的天才。

但世人貌似关心的不是列夫·朗道,而是那座列夫·朗道曾生活的世界。

未知的实验进行中

科赞诺夫斯基对人的严苛几近变态。

他曾为「列夫·朗道」面试一位女执行导演,他问对方“什么时候破处”和“有没有朋友是婊子”的问题,那位女孩最终以“和导演精神世界不合”被通知无法录用。

「机构」中的女孩不化妆,穿短裙

他对自己也过分严苛。

拍摄期间,剧组三番五次面临资金紧缺的问题。

但神奇的是,他总能找到投资者替他买单,原本预算350万美金到最后耗费了1000多万美金,他的债主如今也遍布全球。

导演的防毒面具人素描

自2011年杀青后,已经整整7年,却一直不见影片成品,一直在进行着后期制作,有一年俄罗斯文化部给予政治补贴,让他早日完成剪辑,输送到电影节。

他偏是不听,依旧埋头制作,而且在这12年间,显少有「列夫·朗道」的幕后信息。

情节人们戴着防毒面具

科赞诺夫斯基称影像素材长达700小时,所以后期制作比拍摄还要复杂,而且「列夫·朗道」的成品不仅有电影,还将有电视剧集、科学类纪录片、艺术类纪录片,甚至还有某个跨媒介项目。

在圣彼得堡拍摄的剧照

这么一想,7年甚至还有点短?

还是别了,我还是希望在有生之年能见证一下这部必将载入史册的作品。

当然,这样的作品考验着人们的道德伦理,这是另一种形式的囚禁,也是一次史无前例的创作艺术。

剧照“观众”

它已经从一部影像作品变成一次行为艺术。

作品的争议毋庸置疑,但演员确实从这几年的生活中尝到了一些“简单和纯粹”,这些都是科赞诺夫斯基赋予的。

科学研究所一角

也许他自己也意识到一些不容打破的生命原则,在2013年,他将「机构」摧毁,这个神秘之地以后只能出现在影片里。

而我们有幸在今年秋天一睹作品的真容,这绝对是本世纪最值得期待的事情。

不过在此之前,我们也别干等,先看看这位兄弟的处女作《四》吧。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