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馆》线上讨论小结

2020年2月5日

● 能力范围有限的基层民警与需求百态的老百姓之间不可调和的矛盾。

● 农民工在大众媒体中的出现频率、呈现方式、为自己发声的机会,都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观众对农民工群体的认知与判断。

● 结构性问题:农村教育的缺失,社会财富分配的不公等;相反:也有人利用体制的漏洞,为自己赚取小便宜,由此导致社会的信任危机。引申:03年因「孙志刚事件」而被废除的收容遣送制度。

● 在谈论结构性问题的同时,也要时刻意识到我们自己作为既得利益者在这个话题时的视角,这与各学科对特定群体的研究视角是相通的:采取平视姿态,拿出共情能力与同理心,多与研究群体接触、沟通,多谈经验,用事实说话。

● 春运是一场巨大的迁徙,是几百万人回家团圆的期待,但同时也是另外几千人的工作职责。

● 没有听众的个体,该去向谁诉苦与告解?

● 社会对特定群体的妖魔化。比如:此时的湖北人,甚至全国范围内的患者、疑似患者。引申:替代性创伤。

● 观察式纪录片拍摄的伦理问题,拍摄者与被摄者之间的界线该如何划分?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