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季》

画像的当口,二人关于凝视与被凝视的对话交流和眼神交汇针尖对麦芒,精彩到我落泪。当母亲离去,女主仿佛撒了欢儿的孩子,又像一夜之间涅槃重生的太阳,所有情欲不加掩饰;原本黑云压城的女子,褪下修女服饰、脱掉纯白内衬,重着墨绿裙摆的姑娘,也不过娇俏模样的可人儿,所爱隔山海,山海皆可平。当整个世界只剩下了一主一仆一画家的配置,像极了所有一家三口应有的和谐模样。然而这种短暂的喘息却是倒计时般的末路狂欢。围着篝火吟唱的女子啊,这是今年到现在看到最动情的镜头了。太过集中的打光,没有波澜的平摇,从左到右,每个女子都是充满希望饱含生命力的个体,当画框纳入每多一个人,声音也跟着丰厚一个声部,前边过去的声音也没有停止,直到最后所有人都鲜活在一片黑暗中,唯有画家的眼神亮晶晶,女主的裙摆火熊熊。

我何必要看这电影找罪受,只是看完就仿佛过完了一生。

最后二十分钟的每个镜头都在杀人。年纪大了眼窝太浅了。我讨厌自己总是不自觉想到火、酒杯、肖像、束胸、画架、钉子的意向,还有变形记谶语似的预言最后逆天改命我用画作送你一个圆满结局的愿景,以及过分考究的用光如最后的阴阳脸火焰前的大仰光,还有所有谨慎考究细致分析后的服化道色彩,如一袭亵衣不是洁白无瑕的天使不是虚无缥缈的幻想还是我是你的新娘。我的头脑被重复使用的、对照说明的技巧技法部分自动计数。这都太浅了。能用技法强化情感有什么不好呢,只是如果我能更看不懂一些就好了。

最后一个远摄推进,伴随着一曲《四季》,我看到了你额间生长的白发,看到了你的一头盘发,于是我就知道,那张不是我创作的肖像果然是你,这份果然是真实的。你真的有了一个像你一样漂亮的小女孩,也真的永远记刻着我的28.

曾经二八年华,一晃也就白了发。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你发现了吗,我在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就已经张着嘴呼吸了。

一世二人三餐四季,我只花了十天。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