庞贝悲歌:庞贝古城最后一天

公元79年意大利那不勒斯的庞贝古城经受了一场人类浩劫。不远处的维苏威火山突然喷发,淹没了这座古罗马第二大城市。我想大概相当于现代我国的上海。
那个时代的人几乎对于火山喷发没有任何的概念。可能从一些史书上有模糊的带有神话色彩的记载,但是至少庞贝的居民从来没有见过火山。在他们印象中,只有坐落在不远处安详的像个慈母一样的维苏威山。
在火山喷发前,大自然已经有很多异像提醒着这座城市的每个人:多次轻地震、井水涟漪和响声,甚至于火山已经冒出烟来,在他们看来也不过是山神对于神庙没有完工的愤怒。也许对他们看来,繁荣昌盛的庞贝城对于他们意味着牢固,幸福,永恒。
灾难来的时候摧枯拉朽。石头雨降临这里。
角斗士大声喊着:我连狮子都不怕,会怕这破石子?!话音刚落就被落石砸死。
很多临时才想要带着金币逃跑的贵族们就这样死在路上。骨头和金币融化在一起。
修建了坚固别墅的财主被别墅纷飞的断壁残垣压死在家里。
逃出庞贝的只是一小部分奴隶。他们在城里没有任何资产,有的只是这身饱经劳碌的身躯。他们没有什么牵挂,唯一的顾忌是古罗马的法律:奴隶逃离主人是死罪。很多有胆识的奴隶冒着死罪逃跑而去求生,眼前的天灾貌似会更快地要他们命。一部分开明的奴隶主对奴隶们说:你们的故乡都不在这里,不要死在这。逃跑吧,你们现在自由了!很多奴隶仍然患有斯德哥尔摩综合征,愿意陪伴主人到最后一刻。
大部分贵族是没有跑的,因为他们的家就在那里,他们的洗衣店、养殖场、妓院、商店、洗衣店都在那里,只有在庞贝他们才是贵族。离开了那里,他们就是有点钱的流浪汉。
没有离开的人也包括很多居住在此地博闻强识的罗马学者。他们不相信“世界末日”或者“山神之怒”的谣言,他们只相信他们的学问,知识就是力量。一千年年前的史书里从来没有提到过火山喷发会有这样的力量。而且已经有先哲考察过这座山就是死火山,依据就是一千多年了它都没有动静。万万没想到的是:这座火山是两千年为周期的休眠火山。而那时候人类的记忆是一千九百年。
古罗马海军官员老普利尼率领船队去营救,终于亲眼目睹了火山喷发的雄壮,最后在毒气中死去。小普利尼记下了火山喷发的景象,带着母亲逃命。他们的生死都是有意义的。
公元67年距离今年也快两千年了,可能现代人类能够应对火山了,对火山喷发的前兆能够做出及时的预警和反应。但是这个火山危险能够以另一种面貌降临人间。外星文明、变异病毒、转基因滥用、地球变暖、核战争等等,我们不了解的科学朦胧区还有很多。人类在自然危胁面前永远是小学生。
这场灾难让我想起今天近在眼前的灾难,对这场疫情,我们同样无能为力。也许我们觉得庞贝人当时不逃跑被团灭很愚蠢,其实两千年后人类看今天,2020年初的中国大事件,又何尝不会觉得愚蠢呢?很多自然灾难都伴随着人类的愚蠢和固执。我们应该居安思危,看到灾难的可怕,有备无患。
但人类往往不会这样。今年前期相对安全时候买口罩的人都被认为是胆小的傻逼。平时家里备灭火器的都是“不盼着好”的神经病。
我妈说我天天看那些时事政治,国际大事,累不累?危言耸听!
我说如果战争来了,我们就会像蚂蚁一样说死去就死了。我妹说,哥你是不是傻了?咋可能战争?
我小时候也看那些吃饱了撑的美国宇航局砸着几十亿几百亿的钱去研究外星文明累不累呢?瞎折腾啥呢?
现在我最敬佩的组织就是NASA。
我相信人类不会永远自大。

2020.2.28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