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具古典美的电影

自古以来,人们对娼妓就有好奇之心。在西方,传说耶稣拯救了抹大拉的玛丽亚。在中国,文人墨客们用“风月”来寄托自己的理想,关汉卿那句有名的“铜豌豆”其实是老嫖客的意思。在清末一个叫韩邦庆的知识分子用吴语写作了描写上海妓院生活的《海上花列传》,后来张爱玲还把它“翻译”成国语,在《海上花》的制作过程中经常与侯孝贤合作的台湾作家、编剧朱天文和我国作家阿城还参与了编剧。

当然,不论这部电影有多么深的文化渊源,这部电影的成功离不开侯孝贤优秀的调度能力,李屏宾的杰出摄影以及一众演员的精彩表现。电影收到了众多的荣誉,当时还没有分家的电影手册甚至把它列为当年电影的NO.1。这当然与它精妙的场面调度不无关系。开场的长镜头就让人印象深刻,我用红线代表人物的视线,用我相对业余的知识分析一下。

侯孝贤场面调度的能力实在让人佩服,此时已过知天命之年的侯导的长镜头纯熟的让人说不出话来,简单的视线与运动主体的引导,简单的近大远小的原则,简单的框架式构图被他运用的无比精妙

侯孝贤导演在这部电影只展现室内空间,不展示室外的空间,造成一种封闭式的构图显示了妓院的压抑。

再来说说剧情,说说这几个有趣的人物

黄翠凤是世俗女人的代表,李嘉欣把她演的恰到好处,刀子嘴豆腐心,对鸨母嘴上说各种不好,可临走时却依然劝这她。有意思的事,她鸨母的姐妹的一个姑娘跑来诉苦说老鸨打她还是黄翠凤的鸨母好。可她临走前却说还是那个姑娘的鸨母好打人少,自己的老鸨老是打她。可见这世上没有人天生坏,不过是现实把人逼到了势利的样子

再来说这两个女人,沈小红很有可能并不爱王先生,她纵使‘“门前冷落鞍马稀”也要继续工作不嫁王先生有可能为了情人,当然更是是为了买上多几根簪子的昔日荣光。即使她爱王先生,她那占有的性格也让她忍受不了王先生找另一个人。而张蕙贞反倒是最有可能爱王先生的,她反倒最有可能因为吃沈小红的醋跟王先生闹翻。当然导演选择了留白,戏剧冲突放在了五少爷的感情上。

双珠是豁达的,很多事都看得开,她说那个信客人话的姑娘蠢,却不许别人说。五少爷答应姑娘却因为身份不娶她的行为无异于给人希望而又剥夺,比那些花花公子还可恨,像极了《被侮辱与被损害的人》里的阿廖沙。最后双珠和朱老爷要到了钱也为那个姑娘争回了些许颜面。

有人好奇他们的爱几分假又有几分钟真,其实这些都不重要。这部电影最大的魅力在于它的“虚无感”,即“付出是没有意义的”,就像伟大的《红楼梦》。所有女人在情感与生活的付出都只换来“白茫茫一片干净”。旧时代的女性所有的付出都只换来在那个世界的挣扎。如同堂吉诃德在骑士消亡的时代穿上盔甲行侠仗义却只能在死前感慨自己一生的付出都是无意义的。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