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中国,刚下拖拉机。时代别人早划过了。

本文两个重点:

DAU的“表演”是否还属于电影表演;

DAU的导演方式,是否前无古人。

什么是真实?

真实,就是你内心没表演的概念。你是一个清洁工,你扫地,是因为学习不用功,甚至包括你爸、你妈也不怎么管教。导致了你在扫地这个结果。而DAU的演员,他去扫地,扫地的原因,是导演叫他来扫地。

这就让人产生了怀疑,也就是说,你来DAU扫地,虽然你可能真情实感地在扫地,但你“来了,并且在扫地”,是基于导演的命令。所以这还是表演;导演让你来的,那你就是演员,你做的事情就是表演。

确定了是表演是演员,就可以给这种导演方式下定义了。

在电影表演中,即兴表演因为本身的所谓真实性被大众熟知。但事实上,网络上广为流传的大多数“即兴表演”都不在即兴表演之列。而是导演的创作,或者导演的即兴创作。

何为即兴表演?

即兴表演指的是,演员在拍摄现场,为了能够真实深入人物,获得人物感觉,让人物回归生活,所激发的真实情感,是剧本里本来不存在的表演设计,属于演员自发的下意识表演,但合乎规定情境。

是化解拍摄时意外的表演(不是意外表演,是化解意外的表演)

是基于非本来剧情文本,产生的灵感火花,但包含的感情与剧本所呈现情绪相似的表演。(符合角色行动与情绪状态)是表演技巧。

第一种即兴表演,强调演员对于角色的感受真实。

成龙所有的无替身动作戏,都在这种即兴表演之列。因为他所感受到的疼痛是真实的,并且这种疼痛,以及演员对于疼痛所产生的反应,剧本本身无法控制。

第二种即兴表演,强调演员迅速反应。

比如,AB演员本来的表演内容是奔跑、欢呼,完。但意外的是,在奔跑时,A摔倒,B迅速做出反应,与摔倒的A打闹,A也迅速做出回应,两人闹做一团。BA就是完美的即兴表演。

第三种“即兴表演”,强调演员灵感创作。

在《非诚勿扰》中,冯远征所饰同性恋与葛优所饰男主相亲。为了还原同性恋与直男之间的会面尴尬,冯远征在导演和对手都不知情的情况下,在表演的时候死死拉住葛优手不放。因为事先并不知情,所以葛优真实的尴尬,为这场戏本身赋予了巧妙的戏剧效果。

冯远征老师的表演,就是即兴表演,是高超的表演技巧。是演员依托自身强有力的生活观察而发生的灵感创作。

那,DAU 感受真实,且剧本无法控制的表演,是不是即兴表演(第一种)呢?

虽然DAU式表演,具有真实和剧本无法控制的特性,但即兴表演一定强调演员的自发性。而DAU完全基于导演预设处境的表演,完全避免了演员的自发性。所以DAU不属于即兴表演。

为了彻底与即兴表演区别,我们就需要引入导演(即兴)创作这一概念。

既:导演发现演员的表演时的意外失误,留下;或者让演员进入自己预先设计好的即兴处境进行表演的创作。

在《低俗小说》中,约翰·特拉沃尔塔&乌玛瑟曼跳了一段即兴的扭扭舞,被广为流传为出色的“即兴表演”。可实际上,这段“即兴表演”是导演预先讲好的“可以即兴发挥”,而使演员进入自己预先设计好的即兴处境进行表演的导演创作。

还有意外跑入《教父》片场的猫,如果他是在演员表演时闯入镜头,演员的表演才叫即兴表演。实际上,是导演主观认为这只猫能够为教父本身的角色赋予神秘,而让猫参与表演。

还有,《西游降魔篇》中,黄渤与舒淇的尬舞。如果这段舞在拍摄时表演,它就是即兴表演。实际上是,演员在拍摄间隙放飞自我,被导演拍到,并加入电影中。

如此,从导演即兴创作角度来看,DAU完全符合导演即兴创作,不过区别在于,DAU是完全的导演即兴创作作品。即便如此,“划时代”依然言过其实。

螃蟹别人早吃过了。

这又不是吃螃蟹大赛,不能因为你吃得多,就说你划时代。

最后,本文不禁发出最大的疑问:

DAU唯导演的集权创作方式,导致电影重要组成部分演员创作丧失(与平常非专业演员电影不同,DAU的导演彻底夺取演员的自主性:演员完全不知道自己在进行的表演,是否会被导演选中,这一切全是导演说了算。木偶是否动起来,完全取决木偶师是否扯他头上的线)如此“电影”,究竟是电影创作的倒退,还是电影创作的倒退?

如果科技与艺术,后期与表演,足够让我们感受到一匹马的死亡,并且不需要一匹马真的死亡,那么这样真的让一匹马死亡的创作方式,不仅多余,而且恶劣。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