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战与我控诉

面对一部作品,可接受或不可接受有时只是每个人心中对作者事迹影响大小的衡量而已,但本质上作者与作品的联系是从来都不可分割,也不曾分割!艺术是人创造的,艺术伟大是因为有人性,如果这个人不配称之为“人”,连最根本的道德基础都不存在,又谈何艺术?

如果说这个恋童癖强奸犯,已经得到法律与道德公平公正的制裁,他才有权利去谈所谓艺术,而现况是他从未得到过应有的惩罚,逃避制裁,还在此种状态持续的基础上收获名利,甚至凭借荣誉的优势侵犯他人权益。

最无法容忍的是——凯撒奖现场甚至安排曾被导演侵犯过的受害女性站在台上于众目睽睽之下为加害者颁奖??!!

这就是为何集中战火于这部电影最大的刺激因素。无异于二次强bao,它同时侮辱了女性,侮辱了正义,侮辱了电影艺术,侮辱了奖项本身。在你们为它喝彩时,可曾想过女孩无处发泄的委屈?平心而论本作也是被导演与凯撒奖拉下水却无法避免受到差评牵连的可怜电影。而我可以接受创作得不到加冕,但绝不容忍正义得不到匡扶!

这世间还有公正可言?如果到这般侮辱地步还能如热评所说“应该分开来看”,那艺术没有价值,道德变得廉价,人性沦为耻辱。

我没有看过这部电影,凯撒奖也不太了解,对这位导演的作品仅曾看过七部,但不影响我单凭此事便否定它们,因为这是原罪。

就像xz这事,我知道他本人根本没做错什么,他或许也很无辜很委屈,但他必然会受到ncf行为的负面影响,水既能载舟亦能覆舟,正如那句“粉丝行为偶像埋单”,并非无一定道理。显然,这影响了风评,影响了前途,影响了作品评价,而这种影响是合情合理的代价,他不能怪责大家为何纷纷刷一星,只能责怪自己的粉丝为何做出这样的sb行为。
正如《我控诉》这部电影本身,没有资格责备路人打差评,它只能(假如它有意识的话)怪责导演与凯撒奖:“为何你们的原罪要连累到我!”
这几方彼此之间到底拥有向谁追诉的权利,谁又会受到责任的牵连,希望大家弄清楚。不知这样的类比你们是否能接受?

我能理解与尊重看过电影之后打好评的观众,你有你的立场角度,但没有任何人有资格反对仅因为性侵便唾弃它的声音,谢谢。

部分影迷仅仅因为看不惯大众对性侵的愤怒而因此打五星拉分,那种以高高在上贬低他人、好像他们就特懂电影似的、看似“理性”的姿态话语表达出对受害者的冷血和对权力结构的麻木真是令人恶心……

我不知道什么叫做“人云亦云”“为何以前没跳出来”这样的说法,为何会冒出如此荒唐的质疑,信息缺陷非常正常吧?难道不曝光它就不存在吗?难道曝光了人云亦云就代表是错误?既然现在曝光了,这些人不想着找论据道理来辩护,却避重就轻讽刺大家,甚至同以借艺术之名遮掩丑陋的罪恶,将所有为受害者发声的评论扣上所谓“道德圣母”“巨婴”之帽子,认为以平权为主的女权涉及到电影圈子是一种zz正确的表现,你们哪来的优越感?你们确定有❤️吗?原来电影艺术教会你们的就是这点东西?那你们不配看电影!

一桩明显是强奸幼童未得到制裁的刑事案件,被豆瓣那么多屌癌?以歪理扭曲性质,这已经不只是电影圈的事了,不只是“电影与私德该不该分离”的问题了,其中更严重的是“屌癌?将大家为侵犯女童却得不到公正处置的愤怒扭曲为女权巨婴的自我高潮”的恶臭。我国该考虑九年义务教育的缺陷,以及屌癌们的?是否该回炉重造的问题了。

加害者、帮凶反过来将受害者、为公正发声的平民称之为“暴民”,你说这滑不滑稽?

本来没那么愤怒的,但看到条目讨论区那些言论真的被恶心到了。恕我直言,将“侮辱女性乃至犯罪”当作“女权的自嗨”来为电影洗地的,都是一群垃圾。

我唾弃这些人,不是因为他伤害的是女性,而是因为他伤害了人触犯了法律却得不到惩罚,而这些人恰好是女性而已。如果受害者是男性,我同样会站出来愤慨。

我清楚这世界过去有很多罪恶例子受到各方面因素的影响而无法一一得到公正的制裁,但不代表现在就应该麻木到底,既然现在领悟了正义的必须就应该积极为现在的受害者喊冤。

我为自己与这些屌癌废物同身为男性、身为人类而感到羞耻。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