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卫组织防疫建议

专访世卫组织发言人:做好病毒可能更大范围传播准备,中国防疫能力显著提升

  文 |《财经》记者 江玮  发自伦敦    

  编辑 | 郝洲

  近期,新型冠状肺炎蔓延至更多国家和地区。在巴西出现首个确诊病例之后,新冠肺炎的扩散范围延伸至南美洲,至此,世界七大洲中只有人迹罕至的南极洲未受影响。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发布的数据,截至日内瓦时间2月27日上午10点,中国累计确诊新冠肺炎病例78630例,累计死亡病例2747例。韩国则成为中国之外疫情蔓延最迅速的国家,截至2月27日确诊病例为1766个。在欧洲,意大利的确诊病例截至当地时间2月27日18时增加至650例。受疫情影响的其他欧洲国家还包括德国、英国、法国、奥利地、克罗地亚、俄罗斯、西班牙、比利时、芬兰、瑞典、瑞士、丹麦和爱沙尼亚。

  中国境外病例的增加引起了对新冠肺炎是否已经构成一种全球流行病的讨论。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2月26日表示,新冠肺炎疫情确实有变成大流行病的可能,但现在不应急于宣布这是一个大流行病。

  “我们目前在多个国家看到的是疫情爆发和群聚性病例。”世界卫生组织发言人塔里克·贾萨瑞维奇(Tarik Jasarevic)近日在接受《财经》杂志记者邮件专访时回复。

  尽管针对新冠肺炎疫苗的研发工作正在加快,但世卫组织方面预期距离疫苗问世仍需18个月的时间。“目前还没有针对新冠肺炎的疫苗,但疫苗研究工作已经展开,这样临床试验就可以在三四个月后展开。”贾萨瑞维奇说。

  全球疫情何时达到顶峰仍未知

  《财经》:你如何评估新冠肺炎在全球爆发的风险?特别是在卫生系统相对较弱的国家。

  贾萨瑞维奇:和其他流行病爆发一样,世卫组织正在基于旅行模式、应对能力和其他因素对处在风险中的国家进行分析研究。世卫组织与各国密切合作,帮助他们管理和照顾已经染病的归国旅行者或者游客。为了迅速发现病例和做出回应,各国卫生部门需要确保:疾病监控系统到位,对发现符合确诊条件的病例保持警觉;后勤到位,向病人提供医疗服务,尤其要向医护人员提供个人保护;医护人员知道如何发现感染的病人并向他们提供适当的看护;实验室有能力对疾病进行检测和诊断;提供公共传播资料以便社区了解所有相关的疾病信息,知道需要采取什么措施来保护自己。

  《财经》:世卫组织警告说遏制国际传播的窗口期正在关闭,你如何看待新冠肺炎演变成全球流行病的可能?

  贾萨瑞维奇:突发事件委员按照《国际卫生条例(2005)》召开了会议并提供了相关建议。世卫组织总干事于2010年1月30日宣布新冠肺炎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为清楚起见,世卫组织没再沿用以往六阶段的旧系统,人们在2009年的H1N1疫情中对这一系统更熟悉,即从第一阶段未见动物流感引起人类感染的报告到第六阶段的全球流行病。

  对全球流行病的通俗定义是一个新病原体的爆发在全球范围内很容易通过人传人传播。我们目前在多个国家看到的是疫情爆发和群聚性病例。一些国家已经阻止了传播,但他们仍需对病毒可能卷土重来保持警觉。我们很有可能在更多地方发现更多病例。在定义和术语之外,我们的建议仍是一样的。我们也将继续与各国合作,限制病毒的传播,同时做好可能出现更大范围传播的准备。

  《财经》:你们预计疫情何时才会出现峰值?此前有过一些预测,但后来都被证明过于乐观了。

  贾萨瑞维奇:我们对中国确诊人数持续下降感到鼓舞,但我们对那些没有明显流行病学关联的病例感到尤其担忧,这部分人没有中国旅行史也没有与确诊病例的接触史。

  韩国已经成为中国之外确诊病例最多的国家。我们在与韩国政府密切合作,希望找到导致被感染人数急剧上升的传播动态。我们也在关注意大利和伊朗出现的情况。世卫组织已经向伊朗提供了检测包,在未来几天和数周的时间内,我们将继续提供进一步的支持。

  我们不知疫情何时才会达到顶峰。即使在看似消退之后,病毒也有可能卷土重来。我们不想猜测,但我们预计在中国和其他国家还会出现更多的确诊病例。

  《财经》:日本也在经历疫情的爆发,其中大部分确诊案例来自“钻石公主”号邮轮。把乘客隔离在邮轮上是一个恰当的决定吗?日本在今年夏天举行奥运会是否还足够安全?

  贾萨瑞维奇:日本厚生劳动省领导了协调工作以确保“钻石公主”号有足够的预防传染、保护和控制举措,同时采取适当的公共卫生措施以遏制疫情。每天都有200多名来自美国、澳大利亚和加拿大等国的卫生专家与日本当局合作,确保乘客和船员尽可能得到最好的保护和照顾。世卫组织通过技术指导向日本提供支持,并已经向日本派出一名资深流行病学家与日本政府合作。

  取消或者不取消某个活动不是由世卫组织决定的。世卫组织与各国和计划举行大型集会的国际组织密切合作,提供理性和基于科学的公共卫生指导和建议,为大型集会前期准备、集会过程以及事后提供措施建议,帮助管理和减少风险。指导意见可以将风险评估告知这些组织或者国家,并提供支持。

  尚未有证据表明哪种特定药物有效

  《财经》:世贸组织表示针对新冠肺炎的疫苗可能要18个月后才能面世。为何集结了各方努力仍需等待这么长的时间?

  贾萨瑞维奇:疫苗的研发通常需要几年的时间。通过全球努力,我们已经将埃博拉病毒疫苗的研发时间缩短了。针对新冠肺炎,我们也正在努力。目前还没有针对新冠肺炎的疫苗,但疫苗研究工作已经展开,这样临床试验就可以在三四个月后展开。我们正在与主要的捐赠者和合作伙伴密切合作,加大对疫苗研发的投入,其中包括世界银行、防疫创新联盟(CEPI)和其他全球范围的机构。同时通过治疗也可以挽救生命。在不影响这方面资源的情况下,我们还需加大对国家卫生服务能力的投入。

  《财经》:在具体的治疗方案上有何进展?我们看到一些医生将治疗艾滋病和埃博拉的药物用于新冠肺炎的治疗。

  贾萨瑞维奇:截至目前,尚未有证据表明哪种特定药物是有效的。针对新冠肺炎没有特定的疗法,治疗方案主要基于临床表现。大部分病例是温和、自限的,对症下药就可以治愈。一些演变成病重和病危的病人则需要辅助性护理的介入,比如氧气和换气。

  中国已经展开了多个随机临床试验,用以调查抗病毒药和类固醇的安全性和有效性。世卫组织推荐引入一个随机对照组对干预的安全性和有效性进行测试。世卫组织也正在制定关于研究和优先疗法的全球临床总体方案。

  在世卫组织最近举行的研发论坛上,临床特征和管理工作小组把测试类固醇的安全性和有效性列为优先事项。此前对中东呼吸综合征、非典以及流感的观察研究引起了对类固醇使用风险的警示,包括病毒清除时间延长。

  《财经》:有一些病人即使病毒检测呈阳性也没有表现出病发的症状。这种“无症状传播”的情况在传染病疫情中是否常见?应该如何应对?

  贾萨瑞维奇:根据现有数据,病毒的主要传播方仍是出现症状的人群。世卫组织注意到新冠肺炎可能通过已感染病毒但尚未表现出症状的人传播。对这些案例的详细暴露史调查正在进行之中,这将有助于更好地理解症状出现前的感染和传播如何在这些少数案例中发生。在其他的冠状病毒中,比如中东呼吸综合征的冠状病毒,无症状传播是很少见的。出现症状的病人更容易通过咳嗽或者打喷嚏传播病毒。

  病毒在早期已被识别

  《财经》:中国对武汉采取的“封城”举措已经实施了一个多月?你们如何评估这项举措?它在多大程度上遏制了病毒的扩散?世界卫生组织有料到这项措施实施的时间会如此长吗?

  贾萨瑞维奇:为了抑制病毒和避免进一步的扩散,中国采取了积极的防控机制,这是一项非常好的公共卫生实践,也是在目前情况下正确的战略和战术方法。我们希望其他国家在实施公共卫生举措时也采用这种证据驱动的方法。世卫组织鼓励各国采取进步的举措,尤其在公共卫生面临紧要关头的时候。

  《财经》:世卫组织对中国为抗击新冠肺炎所做的努力表示赞赏。你认为在中国采取的措施中哪些对于遏制疫情的扩散尤其重要?

  贾萨瑞维奇:强劲的公共卫生服务能力:中国对传染病以及卫生突发事件的诊断、治疗和管理能力在过去20年得到了显著的提升。在2002年和2003年的非典爆发之后,中国的应对能力得到了明显发展。

  监测能力加强:中国建立了强大的监测系统,包括疾病检测、对流感、肺炎和其他疾病的监控报告,在病人间发现异常模式。这是世界卫生组织和其他合作方与中国一起建立的系统。归于这个系统的存在,新冠肺炎的爆发才在武汉最初被发现。

  迅速分享病毒基因组序列:他们与世卫组织和整个世界在创纪录的时间内分享了基因组序列,从而阻止了病毒向其他国家的蔓延。

  前所未有的反应:在中国以外地方出现相对较少的病例归因于中国政府为控制疫情和保护其他国家所付出的大量努力。

  科学协作:他们愿意加入世卫组织专家网络(流行病学和卫生行动、临床管理、实验室网络、治疗和疫苗的研发),并在这些平台每天分享他们的经验与知识。他们欢迎一个由世卫组织领导的国际专家团队前往中国,为当地提供支援。

  《财经》:世卫组织在2019年12月底接到了中方关于武汉出现原因未明肺炎的通报,当时仍缺乏对疫情严重性的认识。中国民众在2020年1月20日获知病毒存在人传人风险,如果早一点让公众知道风险,情况是否会不一样?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