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床异梦2》背后的“汽水市长”李在明

【一】贫寒出身
1964年12月12日,李在明出生在庆尚北道安东市。小李在明的童年是不幸福的,家境贫寒,小学毕业后辍学,15岁就在京畿道城南市的一家手表工厂打工(2017年他宣布参选韩国总统的时候,发布会就选在这家工厂里,也算是“前度刘郎今又来”),由于年龄太小,拿别人的身份蒙混进厂。在工作中发生了工伤事故,左手手腕被机器夹伤,留下残疾,免服兵役。

后来,李在明通过同等学力考试,读了大学,还通过了司法考试。(韩国司法考试的难度非常大,但是通过后的前景也非常光明)之后,他以人权律师的身份参与市民运动,2006年卢武铉总统推行选举公营化(国家给予选举候选人补助),他决定尝试从政。2010年,李在明当选城南市长。

【二】城南市长
京畿道城南市,人口97.7万,是首尔的卫星城之一,因为坐落于朝鲜王朝时期建筑的南汉山城以南而得名。中国读者知道这座城市的也大多数不是因为城市本身,比如K联赛的城南FC(原名城南一和)。这是一座不出名的城市,但李在明接手的城南市政府,却是个欠下了7000亿韩元债务的大麻烦。他上任第一年的财政甚至只能靠赊账解决。

李在明所做的事情其实很老套——杜绝贪污、加强税务管理、减少支出。为了开源节流,他将市政府大楼的一部分开放,建立书店、游乐场等公共设施,城南市成为了韩国第一个开放政府办公楼的城市。此外面对中央政府的追债,李在明宣布城南市将延期偿还债务。朴槿惠虽然对他进行了调查,但也无计可施。2013年12月,李在明宣布城南市偿清全部债务。
2014年,获得连任的李在明踌躇满志,打算推行新的福利政策。李在明曾在接受中国媒体采访时表示,企业虽然对社会做出了很大贡献,但是往往只能停留在慈善的层面,对社会的贡献程度取决于企业主的心情。由于韩国法律不允许成立类似合作社的组织,他采用名为“市民股东企业”的变通方式,将市政府下属的公交、环卫等公共服务公司所有权的70%分配给员工。李在明坦诚这是在资本主义制度下,“结合了社会主义制度”的举措。
但是,李在明的举措遭到了时任总统朴槿惠的不满。一方面朴槿惠眼中容不得分权的,另一方面在保守派后继无人的情况下,进步派政治新星在自己眼皮底下一个接一个冒出来(比如首尔市长选举中的安哲秀和朴元淳)的局面实在是不好看。于是朴槿惠表示李在明未经中央政府许可“非法行政”,并将城南市政府告上法庭。李在明则搬出宪法反诘朴槿惠,称依据《大韩民国宪法》第34条第2项之规定,“国家负有为加强社会保障、社会福利而努力的义务”,城南市政府做到了中央政府都没做到的事,应该赞美而不是非难。
题外话:这个情节不禁让人想起电影《辩护人》中,同样是律师的宋佑硕在法庭上引用宪法怒斥警察的那一幕:“国家,证人所说的国家究竟是什么?《大韩民国宪法》第1条第2项,大韩民国主权属于国家,所有的权力都由国民产生,国家即国民……证人所说的国家,只是强制取得政权的一小部分,不是吗?”
朴槿惠吃了一败,随即指示执政党提出修订《地方财政法施行令》。根据新的修正案,中央政府对地方财政的控制能力加强,最多可以从城南市收走多达1000亿韩元的资金(这正相当于城南市一年的福利预算)。2016年9月,李在明做了一个赌上自己前程的决定——他在首尔的光化门广场席地而坐,宣布开始绝食抗议。他也创造了另一项记录:韩国第一个上街抗议的民选市长。虽然由于国会多数,法案还是得到通过,但是李在明却成为了进步阵营的政治明星。李在明在接受台湾媒体采访时表示,自己如果真的能够竞选总统,“青瓦台会是最大的功臣!”
不久后,和他作对的朴槿惠因为“闺蜜门”黯然下台,在烛光集会期间李在明多次发声,狠批朴槿惠、崔顺实,被人称作“汽水市长”。(韩语里的“汽水”形容人有直爽的意思)

【三】总统候选
2017年1月23日,李在明回到自己15岁时打工的城南市东方双狮手表工厂召开发布会,宣布参选2017年韩国总统大选。“我将成为大韩民国第一个工人出身的总统”,李在明如是说。
在经济领域,李在明主张新增土地保有税,提高法人税,向全体国民提供基本收入保障;同时他主张解体财阀体制,号称要没收李在镕的“非法财产”。
在政治领域,李在明狠批朴槿惠时代政策,表示自己如果当选绝不赦免朴槿惠,称朴槿惠时期的政策中“不平等、不公正的积弊(“积弊”这个词可以看做是清算朴槿惠时期政策的专用词)让所有国民受挫”。
在外交·安保领域,李在明持反日立场,怒骂朴槿惠、韩民求(签署《韩日军事情报保护协定》的韩国防长)“滚回你们的祖国日本”,称朴槿惠无异于韩奸。此外,李在明反对部署萨德,表示萨德系统是美国为了探测中、朝等国情报而非为了保护韩国设置的,韩国难以承受因此带来的中韩交恶的结果。他在大选期间的这一立场被中国媒体广泛报道,这也是他在《同床异梦2》之外第二次在中国出名。
李在明不仅经常出现在电视和广播节目中,还经常在社交媒体上发表自己的政见,被韩媒称作“韩国特朗普”。而同时,他的过激言论也被政治对手批评,《中央日报》就批评他是“亲中反美”。

最终在党内初选阶段,李在明得票21.2%位列第三,次于文在寅和忠清南道知事安熙正(本来他是进步阵营次世代接班人大热,但在2018年的metoo运动中被爆出性侵女秘书,获刑3年半)。

【四】夜半深池
2017年文在寅毫无悬念地入主青瓦台,进步阵营挟势在2018年6月的地方选举中拿下17个广域自治团体(一级行政区,相当于省)的14个,创下韩国民主化以来记录。李在明也凭借自己的人气当选了京畿道知事(相当于省长),走上人生巅峰。
平心而论,作为被看作“郑东泳系”的人(郑与前总统卢武铉同属进步阵营但二人矛盾很深,现在的进步阵营主流又是亲卢的),李在明能走到这一步实属不易,而且其风格独特、立场鲜明的做派也受到了很多人的支持。但是就在地选过程中,李在明被曝出了一系列丑闻,不仅使得其形象大打折扣,甚至有可能、如安熙正一样,断送他的政治生涯。
首先是地选期间,竞争对手翻出了李在明2010年与女演员关系亲密的事件,指控其搞婚外恋,女方也多次发文抨击,甚至称其在2009年5月24日(卢武铉自杀第二天)在参加卢武铉遗体告别仪式的路上还抽空和女演员幽会。李在明则指出各方对其的指控有诸多自相矛盾之处,是对手给自己泼脏水。此事至今没有定论(女方除了发文之外也没有什么其他证据,毕竟事情过去快十年了)。

李在明不让人省心的同时,妻子金惠景也卷入了一场风波。2018年11月,京畿道南部地方警察厅表示过去7个月里在推特上大规模散播李在明竞争对手谣言的账号所有者,是李在明的妻子金惠景。此外,该账号还在2016年散播文在寅的谣言,甚至于侮辱卢武铉。进步阵营主流对这一行为自然大加批评,感到金惠景人设崩坏的韩国网民将金惠景称作“惠庆宫金氏”——“惠景”与“惠庆”在韩语里同音;“惠庆宫”指朝鲜王朝时期处心积虑想让自己儿子登上王位的惠庆宫洪氏。(题外话:“惠庆宫金氏”案实在太出名,以至于在韩国一档历史类问答栏目中都有人将惠庆宫的姓写成“金氏”)虽然金惠景最终因证据不足未被起诉,但是受到的口碑冲击却是实打实的。
最后一件事,也是持续到现在的李在明最大危机——“胞兄强制入院案”。2018年6月10日,正未来党指控李在明将与其关系不好的胞兄李在善强制送进精神病院,随即警方展开调查。一审法院判决其4项指控均为无罪,但二审认定李在明在该事件中利用职权散布虚假信息,违反《选举法》,判处罚金300万韩元。如果终审维持原判,他将因为受到刑事处罚失去公职资格。
“念高危,则思谦冲以自牧;惧满溢,则思江海下百川”。站在聚光灯、放大镜下的政治人,即使面临的大多数是脏水,但如果身上有一点污点,就可能会被放大到前途尽失的地步。此,不可不为后来者戒。

“(2020年2月)25日,位于京畿道果川市的新天地总部遭政府“突击搜查”,采取该铁腕举措的京畿道知事李在明表示“此举是为了避免让京畿道成为第二个大邱”。《京乡新闻》25日称,当天上午10时30分,京畿道政府派40多名公务员前往位于果川市的新天地总部,目的是确保获取曾在当地参与万人礼拜的教徒名单。据悉,政府人员进入新天地总部“抄家”时,并未遇到阻挠或发生冲突。

25日下午,京畿道政府对外表示,通过当天的“抄家”行动已掌握4万多名新天地教徒名单,京畿道政府将立即对这些人展开调查,并采取隔离、核酸检测等措施。京畿道政府24日紧急下发行政命令,宣布强制关闭辖内353处新天地教会设施、禁止举行集会,期限为14天。”

希望这不是李在明在中国媒体上的最后一次“爆红”。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