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跟随东野圭吾的侦探

影片最先抛出来的悬疑是一个出身神秘的女人,似乎暗示着本片的特点就是揭秘一个神秘的身世。随后可知,悬疑不是这个女人,而这个女人却带来了主角,刑警加贺恭一郎,和另一个神秘人,她生前的情人,绵部俊一,此时影片搁置悬疑,暂且不表。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影片进入真正的悬疑区,第一个被害人出现了,身份明确,手法明确,死亡地点明确,时间明确,而嫌疑人不明。这类破案悬疑片,时间永远是干扰项,手法大多是线索项,地点未看出被移动端倪时,可以先信任为线索项。影片初期奉送第一线索,由死亡地点揭示第一嫌疑人,越川睦夫,但嫌疑人身份不明,动机不明,去向不明。这时影片出现了第一个神逻辑,每次在黑板前面介绍线索的警官就像疑局的出题人,而第一个解题的是一个小警探,他解释了另一个案子的被害人,并根据居住处特点(短期居住感)和已明确的时间和手法,就神推导出这个被害人就是那个嫌疑人,这暂时解决嫌疑人去向问题,及作为寻找其他作案人的持续线索搁置。此时,观众面前,一下子有了有联系的两个死人,其中一个还未知。悬疑为了缩小范围,一定会在已知中设置一些特殊条件出来,于是第一被害人不爱出远门这个条件出来了,死亡地和生活圈之间一定有缘由。电影继续放线索,这次是小警探去第一被害人生活圈探访出来的,她是因为一个女同学才去的死亡地。一个活着的嫌疑人浮出水面,这个嫌疑人身份明确,现状明确,动机不明,且被前面说到的时间因素干扰,无法确定。但观众都很明确松岛菜菜子的分量,要解悬疑,必须找她与两个死者的联系,实际上这个思路就够了,但影片没有直接去找这个这三个人的交集,而是带着观众先兜了一圈。

影片由第二嫌疑人因出了主角,加贺恭一郎,并确定了刚才的去向问题。跟着这条线继续走,将前序悬疑,母亲的情人,与这个案子连接起来,但死亡嫌疑人身份仍旧未解,也就是向前推进了16年,有了更多的探访对象,那些老人,其中一个关键被探访者昏迷,注意没死,线索继续暂停,小警探完成使命。线索被生硬地转到了日历的桥上,但实际是bug,有必要连着十几年每本日历都记桥么,16年前那本日历保存这么玩好,大灾把房子都摧毁了,这些无人关照的物品竟然神奇保存。这种设置在日本悬疑电影里非常流行,名侦探柯南里就很喜欢把日本地名作为套装悬疑点放出来,似乎在一系列悬疑概念之中隐藏着某种不为人知的神秘规则,这种密码效应,在达芬奇密码等西方悬疑中也比较常见。这时,观众有可能一部分思维在那些桥上,另一部分思维在时间上,因为身份悬疑,一般都会跨越时光带,回到很多年前,但影片前面的时间碎片太多了,一般人记不过来,1985,1997,2001,16年前,26年前……只能等影片继续放线索,桥最终还是把思维被带转圈的观众又带回了第二嫌疑人的家乡(这里的诸多神逻辑就不提了),去找前面说过的早就应该跟的点,第二嫌疑人与两位死者的交集,这段探访才是最重要的,交由男主完成。

这回放出了第三个模糊身份,第二嫌疑人的老师,苗村,以及26年前的一个案子。有人死(第二嫌疑人父亲),有人消失(老师,小心时间蒙太奇烟幕),似乎提供了隐姓埋名的原因。就此,观众才能根据现有人物进行排列组合,开展自主推理。我当时的推理是,若两人关系正常,剧情上平淡,就是师生情,关系不正常,有可能第一受害人知道这层关系甚至死人被害的过程,被灭口,最初的杀人动机有了。第一嫌疑人再被杀,或自杀,都可以展开相应情节,但自杀手法肯定奇葩。但有个疑问,这老师有了一个小情人,为何还要找警探妈?师生情破裂?不久之后,不良关系被印证,但我没想到这么快就放出来了这个结论。正觉得基本确定的时候,最强的推理冲击出现了。访谈男主妈的女老板得知,26年前的老师,不是16年前的情人。这时,面对着两个现在的死人,一个26年前的死人,一个活人,一个消失的人,所有思路全断了!根本没法圆了!推理暴走,在主角对着自己影子卖关子时,在他爸死时莫名其妙的话中,甚至猜想阿部宽和松岛菜菜子是不是兄妹?!或者老师被辐射成另一个人,这不成科幻了……推理中又发现一个bug,第二嫌疑人40岁,第一嫌疑人70岁,两人差了近30岁?她20岁时,老师50岁了,还外遇,还怀孩子?这……

算了,剩下的就都交给电影吧,自主推理停止。果然开始陆续的神巧合,巧遇可消失的电力工人,巧合杀人灭迹,好!有多出来一个死人,我这时笑了,估计除了东野圭吾,谁也编不出来了。后来,巧合中逃亡父亲遇到老师,巧合地完美杀人灭迹,巧合中第一受害人又遇到这个无限巧合的父亲,能认出十几年前的同学父亲真是离死不远了,又巧了,能成功杀人灭迹并逃亡的父亲这次只杀人……最后,把日本的变态观念放进剧情,女杀亲父……我在想,主角警探心里估计肠子都悔青了,还不如他母亲的情人是那个出轨搞师生恋的老师呢,这对父女可是连环杀人凶手啊,每人两条命!!而且,还巧了,父女俩都记得这个警探,惺惺念念地,女儿还专门要近距离接触一下他。这女儿也一直不结婚,还一直留着警探的照片,最后还毫无保留地认罪了,原本没有任何证据,那他爸不是白逃了半辈子还死了?这才是对阿部宽的真爱吧!

另外,影片里重要线索都是探访出来的,小警探对第一被害人的探访,主角警探对第二嫌疑人的探访,以及对电厂老工人的探访,所以,这种探访出的结果,推理性弱,都是硬填坑。

我很喜欢悬疑,很喜欢这部影片那种出题感十足的设置,但在推理的浪潮中,其剧情却被冲打得千疮百孔,特别最后一部分。玩爆了的悬疑即是如此。被害人身份、嫌疑人身份,时间、地点、手法、动机、去向,真相只有一个,我是一名侦探,愿望也只有一个,不要有神逻辑。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