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走吧,我还有其他家人”

第一次看是在影院,2014年,IMAX,被震撼到,相比较不便宜的票价,感觉赚翻了,精神享受不能用简单的市价来衡量,因为个人喜好差异。
从小就喜欢科幻影视,印象深刻的真人版儿童剧集有《恐龙特急克塞号》和《方舟二号》,后来《奥特曼》火的时候,我已经长大了,简单的儿童剧满足不了需求,偶尔能在电视上看一部好莱坞大片,比如《星球大战》之类的会兴奋到睡不着觉,不管怎么说,拥有一个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的童年我感到无比幸福,不怕暴露年龄。
回过头来想,我们男的从小到大为什么喜欢科幻?我觉得可能有两方面理由:一是雄性荷尔蒙的刺激,男人天生是要去征服世界的,潜意识中对突破个人能力局限存在着渴望,就像我们好多人都作过会飞的梦一样;二是对突破时空约束的渴望,到目前为止人类的身体依然受限于时间与引力的双重约束,并未自由。
唯有想象力能轻易突破,科幻就可以代表最好的想象力,是现代人的神话。说是神话也不太贴切,神话属于古代,因为有“神”,科幻属于现代,因为有“科”,科技革了神的命,使人类的幻想更加接地气,更加靠谱,也更加诱发了对未来世界和自身前途的希望和渴望。
就像这部电影,时间,引力,星际旅行诸科幻要素俱全,再加上亲情,当然还有希望,满满的正能量,在诺兰大师的高超料理下,科幻男孩们(可能也有好多女孩)如饮琼浆,如痴如醉。
说到希望,希望是此类好莱坞影片的必备要素,即使你不用看电影也会猜到一个相对圆满的结局,这是美利坚的主流价值观,是主基调,本片中,诺兰大师的高明之处不仅在于为我们安排了主人公九死一生的星际历险和层层递进的故事悬念以及最后实现了拯救人类的皆大欢喜,更加高明之处却在于对时间和亲情两个元素的把握和演绎上。
首先,时间绝对无情,我们的认知告诉我们它可以夺走我们的一切,同时时间又相对公平,因为它对谁都无情—这是我们坐在地球上的结论。而,一旦坐标系变了呢?
到影片里去找答案。
印象最深的桥段有两个:第一个,男主库珀与女主布兰德经历了海洋星球几个小时的历险回到母船的那一刻,黑人同事平静地诉说出他已经等了二十三年,然后就是男主库珀看家人录像的场面,这场戏出现在星际历险的伊始,它安排得如此巧妙,作为观众的我们在前一刻惊心动魄分秒必争中还没缓过神来,马上被随之而来的这份出奇平静狠狠地摁到了地板上,落差如此之大,诺兰真是研究观众心理的大师,他知道调动观众情绪的点在哪,在这个点上,一句关键的台词就够了,当然,前期情节的铺垫是必要的,两者结合就能够产生出令人震撼却不觉突兀的效果,这出戏的效果即是对时间相对性最高超的演绎,甚至也是对爱因斯坦相对论最好的科普。
第二个精彩的桥段当然就是父女的久别重逢了,“久别重逢”四个字显然无力表达出故事的情节安排和观众的内心感受,因为通过前面两个多小时的讲述,观众已经看到了时间的相对性,父女跨过不同的时空会面,生理与心理被不同的时间之尺打磨,怎能仅用一个“久”字形容,这一桥段是整部电影最后的高潮和主题升华部分,而诺兰依然处理的冷静克制:父亲见到病床上即将油尽灯枯的女儿,稍显激动,心存不舍与悲伤,这是人之常情;难得的是女儿情感与情绪的表达—平静,仍然是平静,这却也是人之常情,对于一个经历过丰富的人生,品尝了人生百味,特别是还拯救过人类的伟大人物来说,有什么是还放不下的呢?在弥留之际能见上父亲一面是期盼,却更是笃定的信念,因为笃定,所以平静,没有悲伤欲绝,也没有欣喜若狂,这才是人生最后该有的样子,也应是最圆满的结局!此时的一句台词“你走吧,我还有其他家人”可以震撼人心至爆炸,在这世上活得越久,对亲情越是依赖的人恐怕越无法抵抗这句平静的台词的致命一击。
至此,诺兰将他对时间的理解已充分表达,对时间的理解就是对生命的理解,至于父女亲情的描绘,一切顺其自然和水到渠成,因为他巧妙地利用了时间相对性这一不怎么新鲜的物理学题材,以理服人,以情动人,所以这位创作者,于情于理都称得上是电影艺术的大师。
当然还有技术,在数码和3D横行的时代,依然坚持个人风格并打造出美轮美奂的电影画面,没有过硬的技术保障是行不通的,我甚至敢说这部电影如果拍成了3D是要减分的,因为过犹不及,喧宾夺主,画面永远要为内容、思想和情感服务。
悲悯的情怀,深邃的思想,娴熟的技巧,能将三者完美地结合在一起的电影创作者,不是大师是什么?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