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耕种植蔬菜。

关于最后一集,那个50岁的农业博士从海外归来。他所说的道法自然啊,不爱生命的人是不适合沾农业的,这些我都同意。

但是他这种精心呵护的方法,成本略高,也就算了。更重要的是,我认为可能会妨碍植物的生长天性。

首先得承认:显然,关于土壤与植物、动物及人类健康之间的关系,我们要学的还有很多,而过度倾向任何一方都是错误的。

所以我提出来的一点质疑,也许不过是一方偏执的结果。

因为在我们尚未深入了解食物、土壤以及两者之间的复杂关系之前,我们可能会一直重复同样的错误。

有趣的是我们一直认为人类拥有的生化知识足以描绘出完整的地图。

你应该还记得,19世纪著名的化学家利比希自认为发现了土壤肥沃的奥秘:氮、磷、钾。而这位化学家在食物中发现主要营养素时,又自认为掌握了人类营养的关键。利比希对土壤和食物的描述并没有错,但他所犯下的致命错误是,不论是植物或人类,只要供给其足够的养分,就足以维持健康

而近年来人们开始对植物中的多酚有了更多的认识,也有了更多的渴求。但从历史中我们也得知,这微薄的认识根本还未触及营养学的核心。最表层的研究是在19世纪初,当时科学家找出了主要营养素:蛋白质、碳水化合物和脂肪,化学家分离出这些化合物,然后自认为破解了人类营养的关键密码。但有些人(例如水手)的饮食中即使富含主要营养素,却依然会生病。后来科学家发现了几种主要的维生素,才解开生病的奥秘(因为人类是唯一几个不能自行合成维生素的动物)

我们不禁怀疑,植物身上还有哪些作用,还包含哪些物质,是人类天生需要却尚未被发现的?

让我们回到多酚。为什么有机栽培蔬果所含的多酚会比较多?

查找了许多论文,发现并没有解决这个问题,但是他们提出了两个理论。

一个是:植物制造这些化合物最初是为了抵抗害虫与疾病,来自病虫害的压力越大,植物产生的多酚就越多。这些化合物是自然选择下的产物,更确切来说,也是植物与害虫病原共同演化的结果。谁会想到,这些植物自制的杀虫剂竟能让人类获益?谁又想得到,人类会发明农业,然后剥夺了这种利益?

在这一点上,我认为博士做的方法是对的,他没有使用杀虫剂。但是这种温室大棚的做法反过来又抑制了植物自身分泌杀虫剂,植物的天然优势或许被人为的摘除了。或许博士的初衷就是要精心呵护植物,因此也就不需要那么努力制造自己的多酚杀虫剂。

论文的第二个理论认为,用化学肥料施肥的土壤所含的成分太单一,因此无法提供足够的原料让植物合成这些多酚,于是植物就变得比较脆弱,采用传统方式种植的植物就是这样。

在这一点上我也同意,博士并没有使用化学肥料,而是天然的有机肥料。博士的方法是使植物离地面1m高从而远离病虫害(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足以让植物安全的度过生长期,但如果植物还要制造大量维生素C、茄红素和白藜芦醇(resveratrol),只有氮磷钾是不够的。碰巧的是,许多多酚,特别是黄酮醇(flavonol)这类多酚,与水果或蔬菜的特殊风味有关。

但是植物远离土壤的这种做法就类似于生下来的孩子直接喝奶粉,远离母乳,在我看来,这是残忍的。所谓的“精细管理”虽好,但也许把nature扭曲了。

土壤中一些未知的特质,可能对我们食物和人体的某些未知特质有所贡献。用这样一种外在的、简化的方式来处理问题,忽视了其中细小的、各种因素的关联。我认为这种方式还需要大大的改进。毕竟无论是大自然还是人体的结构,实在是太微妙复杂了,不是你今天一个科学研究,结果明天一个研究成果就能找到答案的。总之,人类对科学需要长期保持怀疑

注:

「多酚」是在植物性食物中发现的、具有潜在促进健康作用的化合物。它存在于一些常见的植物性食物,如可可豆,爆米花,茶,大豆,红酒,蔬菜和水果中。赋予巧克力独特魅力的成份就是多酚。蔬菜的多酚含量通常比水果低。洋葱、花椰菜、卷心菜、芹菜、香菜是黄酮醇和类黄酮的可靠来源。此外,甜菜、红卷心菜和大黄等红色蔬菜的多酚含量也较高。
多酚是植物制造出的二次代谢物,近年来才发现它对于人类健康与营养都至关重要。多酚有很强的抗氧化作用,可以清除人体过量自由基的危害。其中有些能预防或对抗癌症,有些则具有抗菌性。戴维斯分校的研究人员发现,以有机或其他永续方式栽培出来的水果和蔬菜中,维生素C和各种多酚的含量都比较高。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