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存在抗争,到底有无意义?

终其一生,我们或多或少都在探索着生命意义。从呱呱坠地的第一声啼哭开始,就好像在向世界宣告着自我的存在,也渴望着得到至亲的爱。
自我的存在和至亲的爱似乎是每个人都有的东西,可如果自我的存在和至亲的爱不能同时存在呢?
你选择啼哭,你的至亲就会被送上断头台。而你选择沉默,将不会有人发现有个生命存在过,这个生命甚至才刚刚出生就在恶臭的宰鱼台下死去。
电影的主角葛奴乙选择了啼哭,原著有一句话预示着他这注定悲哀的一生——“新生儿通过这声哭喊,决定自己放弃爱,但是却要生存。”
可,没有爱怎么生存下去呢?
葛奴乙像有抵抗力的细菌一样顽强,像只扁虱那样轻易满足。受人庇护、关照和抚爱——或者说一个小孩所需要的全部东西,对于年幼的葛奴乙来说是完全不需要的,他之所以一开始就养成不需要这些东西,其目的是为了生存下去。
葛奴乙无非是十八世纪千千万可怜孩子的缩影,他们没有精力去思考生命的意义,因为单单是生存下去,就已经耗费了他们全部的精力。
因失去母亲而依法被送到育儿院的葛奴乙,甚至在第一次到达时,就差点被四个孩子联手闷死了。小孩子到底有怎样的深仇大恨,才狠心对一个婴儿下这样的毒手?谁敢相信其实孩子们试图杀死他并不是恨他,而只因葛奴乙让他们不舒服而已……这真的是扭曲至极。
可这些孩子究竟错在了哪里?对他们来说,一丝的善良可能换来的不是生存而是毁灭。怪只能怪他们生错了时代生错了家庭,怪只怪孩子没有选择原生家庭的权利。
一个孩子,连反抗的权利都没有。
活下去,就是他们唯一的奢望。
葛奴乙活着走出了随时面临生命危险的育儿院,又活着被送进了制革铺,他像只牲畜一样每天重复着毫无意义的肮脏的劳动,他没有反抗,因为他知道他生命的价值只不过等于他所能做的劳动,只有凡事麻木的顺从,才能生存下去。
成年的葛奴乙依旧穿着破旧不合身的衣服,身材矮小,因为一只脚的畸形使他的姿势歪斜,脸上缺乏表情,身体本能地蜷缩着 ,放在现在是多么显眼的人啊,可他却看起来和街上的人没什么不一样,换句话说,他像个隐形人。
如果葛奴乙不是一个气味天才,他可能就在永无休止的劳动中结束自己的一生,做着没有任何意义的工作,就像没有存在过一样。
可是葛奴乙却是一个天才,他可以识别上千种上万种气味,鼻子就像他的眼睛,识别一切别人看不到、遥远的东西,这是他探索世界的方式。
从小压抑的生存环境注定使他成为一个不问世事、举止怪异、思想扭曲的天才。他不关心善恶只关心生存,气味就是他得以生存的必要条件,他可以舍弃爱,但无法舍去对气味的追求,因为气味是呼吸的兄弟,它随着呼吸进入人们体内,如果他们要生存,就无法抵御它。
第一次认识到生命的意义,是在某一次去城里时,闻到了一个红发女孩的气味,他闭上眼睛,鼓起鼻孔,沿着女孩的香味跑去。
“他有一种特殊的预感:这种香味是了解其他所有香味的奥秘的一把钥匙;倘若不了解这种香味,那就对所有香味一无所知;倘若他不能成功地占有这香味,那么他,这辈子就白活了。他必须占有它,这并非单纯为了占有而是为了使他的心平静。”
葛奴乙好像是第一次产生了如此强烈的欲望,他害怕永远失去这香味。这对他而言是一场革命,让他有了自己想追求的东西。
这一段电影镜头很美,昏黄的色调,压抑却充满希望的背景音乐,让人好像一下子看见了女孩的气味,听见了女孩的气味,感受到了和葛奴乙一样因渴望不停颤抖的心。
在一个转角,他追逐到了女孩。为了占有她的气味,葛奴乙亲手掐死了女孩,这着实让我受到了震撼,仔细一想,不管是面对多么美好纯洁的东西,葛奴乙终究是没有爱的,他追求的只有气味。
在杀死女孩的夜晚,一个天才觉醒了,他隐约察觉到了他存在的意义。
他想保留住香气,做一个香味的缔造者。他相信谁掌握了气味,谁就掌握了人心。
葛奴乙踏上了学习保存香气的道路,凭借着敏锐的嗅觉,他先是在鲍迪尔店里学习香水的制作,而后因鲍迪尔无法教导他用油萃法保存香气的知识,而独自踏上了去格拉斯求学的道路。
在去格拉斯的路上,葛奴乙凭借着惊人的嗅觉,找到了一座从未有人发现的洞穴,洞穴里只有气味上的平静,周围只有无生命的岩石、灰色地衣和枯草的均匀气味,像一阵轻风那样飘过,别的什么也没有。葛奴乙爱死那里了,在洞穴里他产生了强烈的精神快感,因为在那一刻,他远离了城镇,远离了人群,他成了唯一一个存在着的生命,没有人能否认他的存在,因为他就是唯一。
葛奴乙最感到自由的是远离了人,在那一刻他真正感觉到自己存在着,谁又不希望自己是唯一呢?他在洞穴里生活了整整7年,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可能会永远选择留在那里。直到有一天,葛奴乙惊奇的发现他身上什么味道都有,甚至几年前的香肠味、泥土味他都能闻到,却唯独少了他自己本身的味道——人的味道。
害怕、恐惧向他袭来,虽然远离了人群,但葛奴乙在洞穴里依然能闻到属于石头、属于水、属于苔藓的独特气味。葛奴乙突然意识到,他的到来根本不能使洞穴改变什么,一切存在都是假象。
他拾起回了以前渴望保存气味的想法,但又有点微妙的变化:从前他想保留美好,现在似乎是想要为自己创造美好的气味,用气味证明自己的存在,成为像上帝一样无法被人忽视的“存在”。
一个天才,终于踏上了杀人制香的道路。他杀死了许多身上有独特味道的女性,提取她们尸身上的体香 ,只为制造出世间独一无二只属于自己的香水。
故事的最后,葛奴乙被愤怒的人们发现了罪行。在行刑场上他穿着绸衬衫、蓝色天鹅绒背心、黑皮鞋。这一切都和一开始跛着脚,蜷缩身体的葛奴乙不一样了,他在身上撒了独一无二的香水,显得那么从容不迫。那一刻,葛奴乙成了一个真正的人。
一切好像都变了,风带着葛奴乙身上的香气越传越远,周围的人都平息了愤怒,感受到的只有幸福。
刽子手放下屠刀,哭得像个亵渎神孩子。主教们虔诚的跪了下来,因为在那一刻,他们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宗教狂热。甚至连被害女孩的父亲,都感受到了幸福,他失去的仅仅是一个女儿,而伟大的神却仁慈的在自己的身上却留下了一丝女儿的味道,对他来说这是多么美好神圣的事情啊。
葛奴乙看着这场闹剧,却沉默了。所有人都能闻到他的“味道”,可他自己却什么都闻不到。他费尽心思向人们证明自己存在过的香水,却无法使自己相信自己存在过。在那一刻他明白了,他本身没有香味,香味只是他伪装成人的面具。当香味散尽,他还是那个他,没有任何味道的葛奴乙。
那为存在抗争,到底有无意义呢?

➖➖➖➖➖➖➖➖➖➖➖➖➖➖
其实离看完《香水》这部电影,已经过去了整整15天,中途无数次的提起笔,想写下点什么,可是无奈竟什么也没写出来。只能一遍遍的刷着豆瓣的评论,寻找灵感。看着看着我突然想到,我是不是其实根本没看懂《香水》,只是采纳了别人的观点,自己其实压根没有任何想法?
抱着对自己深深的怀疑,我花了整整4小时的时间读完了香水的原著。
电影结合着原著,我似乎产生了一点新奇的想法。
这虽说是一篇观影感,但其实更像是我的一次知识梳理。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