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电影里的痞气

今天听说了我们村庄火并的故事,第一反应就是这部电影了。据说二十年前,我们村在马路边修粮仓,因为水源问题和隔壁村发生了矛盾,村长向上反映无果后,各自把全村男丁召集起来打群架,刀棍,头盔,雷管,无所不用其极。最后以把隔壁村打死一个人(准确地说是被自己雷管炸死的)告终。后来上面的人派警察来一户一户追责,全村的男丁大多跑到山上躲起来(我外公跑到城里我家)。最后把几个村长抓起来判个十几年刑这件事才算结束。我惊异于这种帮派斗争竟是如此常见,如果把电影的主角换成是我的姨丈(他似乎是战斗的主力),那也是完全可以说通的。只是生不逢时,在人口大量外流,人际纽带逐渐薄弱,村庄日益衰微的现在,这种场景不太容易看到了。应该把痞文化作为乡村的重要文化来研究,尤其是在乡村发生剧烈变革的时候,大多受到城市或外来文化影响却没有进一步发展条件的青年都会变成痞,而且各地的痞文化都是不一样的,比如北京(《阳光灿烂的日子》),山西(《江湖儿女》),武汉(《南方车站的聚会》),台湾(《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悲情城市》…),这种混杂着舶来品(如枪支),传统价值观(义气和家庭),土味(情歌和广场舞),金钱,和隐秘的恶的痞气才算是真正的中国特色。不过这样的电影在中国不常见了。要感谢刁亦男还原这样真实的帮派电影。爱极了电影里的夜晚,霓虹,火车,野鹅湖,还有从报纸里扑出来的蒙太奇。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