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利克是二战时期的加缪的真正继承者

隐蔽的生活,马利克的诗意影像

显然,这次马利克不打算讨好观众。其实马利克的电影一直以来也都不赚钱,在做他自己想做的电影,在自然影像下,去反映人的种种性格,深入到人的内心。

假如你是影中角,
你会作何选择?

《隐秘的生活》是一部战争片,没有像往常我们对这个类型片的了解,没有敌我双方交火的“大场面”,这部战争电影显得如此的冷静而并非平静。当飞机巨响的引擎声飞过奥地利的一个“隐秘的村庄”,二战的影响已无处不在,没有任何地方可以逃避这场罪恶的,不可避免的大事件了。

仿旧时的胶片影像,和电影诞生最初的1:1.33画幅,去还原希特勒统治下的战时德国是一种什么样子的状态。这么做的目的只是去带入到二战这个时代背景中去。没有做任何评判,而是就以德国纳粹方为视角,去观看他们统治下的自己的国家是一个什么样子的国家。

这是一种新形式的“反战电影”不是反对战争,而是反思战争。

马利克还拍过一部战争电影《细细的红线》,这是我在《天堂之日》之后看过的马利克的第二部电影。深悉马利克那浓浓自然气息的摄影风格后,我对这部战争电影也特别喜欢。马利克的摄影把自然气息与生命气息紧紧的联系在了一起。在那段精彩的山坡之战时,把特写镜头给到了每一个士兵的脸。每个人都是濒临死亡的作战机器,哪里还有值得依赖的信仰和感情?人人都知道,最为士兵的原则,就是服从命令,当order来临,你可以选择不冲吗?

马利克对人物情感的表现,真正的就与自然景色联系到一块了。当你看眼前自然美景的时候,心里会想到一些东西,会有不一样的心情。看到冰雪融化,看到黑夜到黎明,看见山谷里的闪电,看见暴雨将至的浓云。愉悦的、欢快的、惆怅着的、担心着的、恐惧着的。这就是诗意,诗就是人与景之间连接着的桥,见诗若见人,见景则闻诗,就是这样子的。

《隐秘的生活》全片大约3小时,用了1个小时去表现奥古斯特在村子里的幸福生活,剩余的2个小时,几乎都是在看奥古斯特在监狱里的那些日子。奥古斯特是一个上过战场会到村子的人,战争还没结束,但他开始怀疑这场战争的对错,并拒绝服从希特勒。并且坚持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他不是英雄,而是一个死后无人吊唁的人

有时候人很少能给自己做主,有些人混混沌沌的,一生也就过去了,不知道自己相信什么,自然也不知道对抗。如果有一种思想叫做奴隶思想,那么与之对立就会有一种思想叫做反叛思想。就算是神冥,是耶稣基督也不知道对错,也没有人、没办法去定义对错,但难得的就是决定自己干什么。对于错之于我有何关系,违背谁的事,做了贡献谁的事,对我又有什么关系?什么法西斯主义,反法西斯主义对我又有什么关系?我有母亲、有老婆、有孩子,让我足以有力量去坚持自己的信念,只因为不服从希特勒,被民仇视,被军人拷打,这又有什么关系呢?我已经坐定决心,我只追寻自己的信念,有人永远支持着我,我再不会因为任何事去改变,我只忠于自己的内心。

影片多次淡入淡出,像有节奏踹息。我们看着一幕幕压抑场景下的镜头,我们听着奥古斯特的独白。

大自然不留意人们的忧伤

我感受到的是压抑下的情绪的流动。人们都害怕死亡,死亡也是人生中的一环罢了,这种“毫无意义”的对抗就是在反抗这个一切都是荒谬的世界。

1941年12月19日,加缪在《实证评论一集》中写道“…你问我出于什么理由站在了抵抗运动的一边。这个问题,在包括我在内的一些人看来,是没有意义的。当时我就认为,现在我也认为,总不能站在集中营一边…”

1943年8月9日,奥古斯特去世。

1945年5月8日,德国战败投降。

也许对与错是没有意义

但相信自己是有意义的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