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体》在2020!

关于文化输出、创作自由,以及创作者。

/

/

/

这才是有底气的文化自信和文化输出,全世界自然而然地说着中国话,章北海弹出的北斗定位组件,太空电梯上的黄河站…一句轻描淡写的“太阳系就是威海卫”,比得上主旋律电影一万句伟光正的口号(扔到国际电影节裸奔,只剩假大空)…

要诞生这样的作品,就得让人什么都敢说什么都敢写:政治不正确的逃亡主义,禁锢灵魂的思想钢印,反人类组织ETO,风花雪月的大学教授罗辑,暗杀老航天的军人政委章北海,文革式大字报搞到天上去和那“狗屁不通”的批复。最后星舰地球真TM黑的全新道德秩序,甚至尸体即食粮,吃到老友的肉还在默默感念…哪一条搁现在似乎都比AO3的欲加之罪邪恶万分。

你得敢让人去说去写去画去拍,文艺创作不是掐头去尾的平均值,而是要体验这“两头”的极值:你得有压抑人性龟缩到骨子里的唯诺,也要有试探法律突破道德底线的激烈,深切地游历一遭,而后回到人间。创作者不能逃避,无论最终作品呈现出来的是甜是苦是纯是邪,你的触觉弹性都要能摸得着两头,那朵文化艺术之花才开得丰满漂亮。

那些人呐,千万别再挥舞着阉割的屠刀,轻巧地砍下一头的极值,让这土壤越来越薄。要砍到什么时候?只有完全平庸的作品才会“如你所愿”吧…

致敬刘慈欣,致敬这十多年前写成的伟大《三体》,致敬神游八方的三体动画制作组。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