渴望与世界连接,却被世界毁灭。

杨超老师说,《寄生虫》是一部讲述阶级和社会批判的影片。但是过于模式化,人物刻画不太鲜明。我个人认为《小丑》和《寄生虫》刚好相反,对于人物的刻画多过阶级。《小丑》这部影片,将亚瑟和小丑之间的转化刻画的淋漓极致。视听语言或许没有那么精彩,但是故事情节与光影运用将影片推向了一个高潮。

亚瑟—一个痛恨嘲笑的善良“孩子”

1.影片开头亚瑟的第一次笑,是在面对政府给予治疗的时候,心理医生或许是一种药,可以在她面前肆无忌惮的笑。哪怕是勉强的。镜头一转,亚瑟幻想自己去参加莫瑞的TALK show,像一个正常人一般,体面而落落大方。

2.他把莫瑞幻想成自己的父亲,亚瑟渴望家庭 渴望关爱。他看着电视的第二次笑 是带有憧憬的,畅想是美好的。

3.他在电梯里碰到女孩子主动和他讲话,女孩拿手比作枪指着头,但亚瑟选择了古怪 这个奇特的方式回应女孩,也表明了是对暴力的抗拒。他去看其他喜剧演员的表演,他的节奏总是和大众不在一个节拍,他不能体会嘲笑犹太人的段子,扭曲的认为性笑话一定好笑。其实这一切并不是这样。

4.他在公交车上发病爆笑的时候,他还拿出卡片,希望大家能够谅解,那是亚瑟没有放弃自己,他还有亲情,事业的追求。就像亚瑟说的那样“精神病最怕的就是人们希望你没病” 大众希望你能压抑自己,不要扰乱我们的生活。小丑的源头就是因为,天性的压抑,以及他的妈妈一直让他always be “HAPPY”。

5.亚瑟迎来了上台的机会,他在上场之前,给我们呈现了一个高手讲的“段子”台下的观众频频发出笑声,同样这也是亚瑟希望的效果,他在台上演讲,紧张的大笑,这向我们证明这是真正的,那个有点精神疾病的“真”亚瑟,可是后来,台下的观众微笑的看着台上表演的他,投来欣赏的眼神,音乐与画面都在暗示着这一切也都是假的。

6.亚瑟从母亲那里得知了“身份”去找所谓的“父亲”韦恩评理,因为他不能理解韦恩在电视上传达的价值观。上流社会坐在一起看卓别林的喜剧,但是亚瑟站在过场,也露出了发自内心的微笑,这就是优秀喜剧人的能力,能统一所有人格,这也是亚瑟永远无法到达的高度。

7.当亚瑟得知母亲真实病态的身份,在他童年的时候任由被家暴,母亲从一开始就是放弃了他,他之前通过杀人得到缓解有开始反向复发,在楼道里紧张大笑,病症比任何一次都严重。他现在仅剩下爱人和事业

(下文讲述爱人的破灭)

8.在家排练受邀参加莫瑞的节目,亚瑟打算用死去完成一次艺术,让自己的死比生更有意义。在家排练的时候他已经达到了一种极度癫狂的状态,一句简单的Knock-knock还要看一眼本子上写的字,他太渴望能得到观众的反应。这是一种极度残酷的喜剧。

他在前往录制现场的时候,有警察追赶他,但是他尽力地奔跑,因为他还有事业,一个展示自己的机会就在眼前,不能就这样被抓到。

到达录制现场,莫瑞邀请小丑的目的就是为了取笑他,觉得他就是一个只会傻笑的疯子,跟喜剧演员还差得远。所以莫瑞在亚瑟讲段子的时候不断的打岔,抛出自己的梗,将自己与小丑进行对比,进而抬高自己的身份。莫瑞和白人老太太的不断打岔成为他们的求死之路。亚瑟用生命换来的表演就这样被破坏,他原本没想杀任何人,只想让自己用艺术做一个了结。面对莫瑞自作聪明的举动,亚瑟觉得自己一点成功都没有,开枪打死了他们两个,但和从前杀了人得到的享受不同,莫瑞现在是极度气愤,亚瑟认为自己现在一无所有,他被毁掉了一切。

(事业的毁灭)

9.杀了人之后,小丑根本没有逃跑的想法,被警察抓到,但是最后的撞车和被救出来都是被动的。他不想当失败的亚瑟,也不想当被人瞧不起的小丑。群众却成为了转折点,他们成为了小丑新的依靠和支点。

母亲—一切悲痛的根源

我们都知道母亲在亚瑟小的时候任由其被家暴,但是明知道这一切的母亲,竟然还要求自私的他的孩子一直“HAPPY”。母亲一直想让亚瑟压抑着自己,用虚假的微笑掩盖悲痛的内心。而且母亲企图跻身于上流社会,不死心的给韦恩写信,抱有那卑微自私的欲望。在母子俩看电视的时候,韦恩谈论那三个随意挑逗女孩儿的“华尔街精英”,心地善良,乐于助人,相反把这些都归结于,穷苦大众的“仇富”心理,而且韦恩的言论一直带有轻蔑的口气,讽刺嘲笑以小丑为代表的“社会垃圾人”。亚瑟在一旁抖着腿,笑了一声。他的妈妈立刻制止他,说到“这可不好笑”。他的妈妈从始至终都没有认同过亚瑟。母亲就是小丑的源头。

女孩—假想中的温暖

一个一面之缘的女孩儿为什么会假想成女友呢?在这部影片的高潮部分给了我们答案,小丑在地铁里打死了三个所谓的“华尔街精英”他慌张逃窜,到了洗手间关上门,呼吸从急促到放缓,小丑却在洗手间里跳起了舞,他开枪打死了人 得到了释放和治愈,他有了信念之后,有了勇气,在假象中的女孩那里去获得一个真正男人的认同,所以,幻想强吻了女孩。

在他得知母亲从一开始就放弃了他的时候,虚假的爱人形象也随之开始崩塌,会想起女孩拿手比作枪指着头,这一刻这个枪不再是嘲笑交流的意味,而转换成,“你完了”你的结局就是个失败,是个可怜人。亚瑟拿手比作枪指着自己的头,结局当然就是杀掉了这个女孩,回到家赤裸着上身,又开始大笑,亚瑟—爱人的这一层保护伞也已经失去了。

胖子—一心求死的笑话

在亚瑟假扮小丑被别人欺负的时候,胖子给了他一把枪,同时这把枪也是全剧故事推进的主要道具,胖子是一个虚假善意的代表,到后来亚瑟母亲死后,胖子和侏儒人Gary一起来看望亚瑟,但其实胖子的意图“醉翁之意不在酒”而是来串供,希望亚瑟不要讲出枪的来源。亚瑟是个善良的人,他没想杀死胖子,但是最后,胖子还在嘲笑侏儒人,连当犯人都不配,因为他没有一个正常人身高。这才导致胖子最后惨烈的结局。

在胖子和Gary一进屋的互相慰问时,亚瑟已经进入了小丑的癫狂状态,化了一半的妆,惨白的脸。而且已经暗示了,亚瑟已经停药很久了。当他们俩悲痛的说,听说你的母亲去世了,但是亚瑟却说“我妈妈死了,我正在庆祝”

亚瑟是个可怜人,他是个病人,又是个不愿意伤害别人的孩子,又怎么能成为一个好的喜剧演员呢。艺术家们用痛苦创造艺术,再用艺术治愈自己。但是真正的亚瑟死在了黎明破晓前…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