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明灭

夜色沉沉,海水明灭起伏,波光摇曳,映在多年以后重回故土的多多脸上。忽隐忽现间,多年前那个青涩好奇的少年已华发丛生,微风吹来,夕日恋人驱车缓缓而来。那些被遗落的不辞而别,那些被掩藏的背信弃义,一一得以原谅。正如艾莲娜所言,这个光影明灭的夜晚,不过是一场梦,是一场结束遥远往夕的梦,是一场覆盖一切回忆的大雪。然而,大雪覆盖一切的同时,也给了一个纯净的新世界。

时光倒流,灰暗的战争年代,小镇上人们的唯一娱乐所去便是“天堂电影院”,老旧的胶卷放映之前都要被神父审查,一切爱慕,一切拥抱,一切接吻被无情剪切,影片索然无味,即便如此,人们还是蜂拥而去。淘气的多多对那小小的影片放映室与被切掉的胶卷无比热爱。纠缠不休下,老放映人艾费多将放映技术全部教授于他。渐渐地,影片有了变化,人们狂欢,人们沸腾,小镇欢快的心脏在深深的夜里跳动,电影院里,俨然天堂,没有一丝尘世的伤悲。

放映室意外起火,谎乱之中,人们四散奔窜。多多火中救出艾费多,艾费多眼睛被烧失明,多多成了他的眼睛,形影不离。电影院重建,多多成了放映人,用影片构筑自己厚厚的巢穴。直到少女艾莲娜款款进入他的视野。隐秘的情欲开始熊熊燃烧,相思的苦痛与拥抱的欢乐,总有一种占据他们的心灵。艾莲娜父母们极力反对,搬家轰然而来。晚间的约会被命运安排到了几十年后。与此同时,多多误被服役入伍,相思的苦痛无时不折磨着他。一封一封的信件一封一封被退回,他的恋人,风一样地不见了。

退伍之后,多多被艾费多劝离小镇,以此来躲避小镇生活可怕的轮回与庸繁,开创自己的事业,并嘱他永不要回头。果然,直到他死后,多多才重返故乡。无意中与旧日恋人重逢。原来她并没有背信弃义,他也并没有一去不返。她与他之间的爱恋,就如那座如今破败不堪的电影院,在古老的过去,给一个个平乏的心灵以栖息之地,天堂般存在着,给他们烈火般的爱恋以温存场所。而今影院破败,留下的只有无法追回的愁怅如落日般弥漫。

时光流逝,有一些东西,即便是天堂电影院,也无法阻挡,正如他们无法阻挡命运的安排,影院日渐败落,他们日渐老去。正如契诃夫那座举世唯一的美丽樱桃园,陪女主人从青春走到苍老后,在一声声斧子中成为过往。影院也等待着,给多多交出了它藏着的秘密后,在年轻人的好奇与老年人的唏嘘中,轰然倒地。从此,它就真的像从来没有过,被遗忘海浪中。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