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都想要的奢侈品

前注:这不能算是影评,只能算是第二集的观后感吧。

原以为会是平淡的一天,没想到竟然迎来了奇特的转折点。某天傍晚我打开一部幻月字幕组译制的日剧,看到贺来贤人这个主演的时候我是拒绝的。因为看了太多他演的奇怪的角色了,想着他又要演什么怪人了?虽然不知道会是怎样的,但本着对幻月璃选片的超强信任,我开始看这部叫做《唯有在想死的夜里》的日剧。

起初挺平淡的,贺来贤人演的浩史果然很怪,甚至第一集中过分详细地描述了女主角的职业内容,让我觉得有点恶心(让我先吐一会。。)。唯有超好听的配乐和主题曲可以让我坚持看下去。直到第二集快要结束的时候,突如其来的情感风暴将我卷入其中,暴风哭泣五分钟。

第二集的内容大致是:女主得了抑郁症,男主向女主诉说童年阴影,并和女主开了一样的抗抑郁药;男主的工作有了起色,和女主一起搬到了大房子里;女主要求停药,但是停药的副作用就是半夜总是起来掐男主脖子,被男主一把打倒在地后又痛哭流涕道歉,男主便花式安慰女主;男主想出了掐脖子积分卡制度,并为了安慰自责的女主说自己练过脖子,十分耐掐。

诶呀,这个故事被我讲的好无聊哦,也许这是个平淡但是感人的故事吧。可是在整个故事淡淡的叙述中,却感受到了某种久违的力量。我想了半天,为什么自己会如此感动又悲伤,用通俗的话来说大概叫做“妈妈,我又相信爱情了”。

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依靠任何人了,在面临问题的时候总是设想着当我孤独终老的时候应该如何面对它。在一条黑暗的道路上,唯有我一个人向前走着。我只能强迫自己忘记自己需要的帮助,把自己推到没有退路的地方。可笑的是,我曾经大概是这个世界上最需要依靠的人了。

爱是谁都想要的奢侈品,我们在玻璃橱窗前流连、驻足,睹其芳华又不敢靠近。羡慕店内可以自由选购爱这种奢侈品的人,又囊中羞涩,只能将头转到另一边,迫使自己忘记它的美丽。我还是想念那个自己啊,拥有柔软的心的自己。哪怕是看见了一群麻雀停在一棵纤细的树上这样的场景,都想发短信告诉喜欢的人。

我不曾遇到过像浩史那样的好人,觉得女孩子都是美好的小天使。只是在那样糟糕的境遇里下沉、坠落,赌上一切又失去一切。无数次询问自己,我是不是做错了,是不是不值得被爱?直到渐渐成为一个不再询问自己这些问题的人。也许只是认命了,也许不再想要改变什么,也许觉得一切都是上帝的玩笑。人的生命,如白驹过隙,在茫茫宇宙中稍纵即逝,谁拥有什么、失去什么,又有谁留意到呢。老去的只是年华罢了。

年纪大了,开始只想吃糖,某些剧莫名其妙地甜就让我很满足。兴许是人变得懒惰了,不再想要去探究爱情究竟是什么,究竟费尽多少心思可以和一个人交换心情。在玻璃渣子里找糖吃,会勾起我年少不堪地回忆,揭开它便如见到鲜血一般残酷,又和着泪模糊了视线。

那只是短暂的情绪,深陷其中就显得愚蠢。心中某种对爱情的希冀仍然存在,只有在看到了这样的剧情的时候,它们才会偶尔冒头显示它们的存在。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