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对张顺、屈文宽两名涉案教官作出不批准逮捕决定的青山湖区检察院,在退回补充侦查的说明中也提及“森田疗法”。

“森田疗法”作为神经症的一种特殊疗法,上世纪20年代源于日本。豫章书院专修学校关押学生的作法,是否属于这种“森田疗法”?

10月30日,澎湃新闻采访了中国心理卫生协会森田疗法应用专业委员会的主任委员李江波。

“森田疗法的确有一种‘卧床’疗法,就是在一个单独的房间躺七天,不做任何事情,不与外界接触。”李江波博士介绍,在孤立环境中呆上一段时间后,许多患者无法继续呆下去,“就愿意干活,愿意做其他事了”。

李江波强调,“森田疗法”的实施并非强制性。“这种疗法是在事先征得本人同意的情况下,”他说,“森田疗法不是强制的,不是锁在屋里面的,他(患者)是自愿地躺在那里。”

李江波分析,一些戒网瘾学校可能借鉴了一些森田疗法,“如果是强制的话,这可能是个问题”。不过他认为,青少年玩网络游戏是严重的社会问题,不能因为个别学校采取过极端措施而否定所有戒网瘾学校。

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湘潭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张永红指出,学校无论采访哪种教育矫正方式,都必须在遵守法律的前提下实施。

张永红认为,涉案学校强制关押学生的行为,应该构成非法拘禁罪,并且超过了持续拘禁24小时的立案标准,“主观上他们有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的故意,客观上实施了非法拘禁的行为”。

有观点认为,控制学生人身自由,动机可能是帮孩子戒网瘾。但张永红认为,这种行为的动机与性质要区别对待。“不能说动机是好的,那行为也是正当的。”他说,“如果你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具有非法拘禁的犯罪故意,那你实施的行为可能就构成犯罪。”

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豫章书院专修学校原教官田丰介绍,将学生关进“小黑屋”,学生事先是不知情的,但也有部分家长知道。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